桥桥文章: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她以绝食捍卫的爱情,没有为她带来幸福,却印证了一句老话——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主持人:桥桥 ■倾诉者:湘湘 女 34岁 公司职员
   
  在最近的热线电话中,我遇到了好几个事业成功、感情却经营得一塌糊涂的女孩,仔细回想,我发现她们的悲剧或许早在选择对象时就已经注定了……
 
我为爱情而战
  我的爱情从一开始就注定不平静。十年前,当家人得知我和翼处朋友,立刻群起而攻之,妈妈气得几次心脏病发,连最爱我的姑姑最后也跟我断了交,甚至到现在都不理我。可那时的我就像着了魔一样,觉得他们特世俗,虽然翼高中没毕业,没有文凭,没有长相,没有个头,整个儿一“三无产品”,可他是我爱的人,他知道怎么哄我开心,他明白我,透过他纯净温暖的眼睛,我坚信今生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不会离弃我,会永远陪在我身边。
  我十五岁时,父亲病逝,单亲家庭长大的小孩总有那么点无法言喻的自卑,无论妈妈多么努力,亲朋多么小心呵护,都无法填补我失去父爱的孤单和无助。直到遇到了翼,他的幽默和快乐带给我的温暖让我仿佛回到了童年,回到了那些有父亲爱护和依靠的日子,我找到了幸福,可家里却没人理解我。他们说的那些话我都快听出茧子了,什么我是大学毕业,长相个头都拿得出手,想找个比翼好的太容易了,可我根本听不进去。我就不懂了,家人怎么那么势利,非要把爱情称出个斤两,俗!我不在意翼家是农村的、条件不好,我们可以靠双手创造。他长得不好怎么了?没我高怎么了?只要他对我好,我就认定了他!我决心捍卫我的爱情!
  我选择了最极端的对抗方式———绝食。刚开始的两天妈妈还挺强硬,说就算我饿死了她也不会答应的。可抗战到第六天,眼看着我越来越虚弱,虚弱得连床都爬不起来时,妈妈哭了,她摇着我的手臂,有责备有无助有求饶,最后她哭着求我吃点东西,她起誓说只要我活着,好好活着,她什么都答应。看来世界上真的没有能拗得过儿女的父母,我用六天绝食换来了家人的妥协,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跟翼在一起了。
  可是如今想起来,我是多么地任性,其实我所捍卫的爱情,早在恋爱之初就出现了裂痕,只是我不愿意承认而已。翼很小抠,让我心里特别不舒服,可转念一想,这也算是优点吧?会过日子啊!毕竟他不跟我藏心眼,赚钱全给我存着,于是就睁一眼闭一眼了。有次因为我给我妈拿了点钱,他急了,说我把钱都倒腾到娘家去了,我火了,跟他大吵了一架提出分手。我妈从小带着我多不容易,我自己赚钱给我妈拿点不可以吗?更何况几百块钱只是个心意,够干啥啊?我不敢想,跟这样的男人一起生活以后会如何!有将近一个月吧,我没理他,他蒙了,天天换着花样地跟我道歉,别看他读书不多,但特别会说,会哄人,再加上我对他还是有感情的,又念着初恋的情分,于是原谅了他。经过这次风波,感觉得出翼更加珍惜我,我们的婚事也提上了日程。
  殊不知婚姻并不是幸福的开端。
 
婆媳那场闹剧
  我家是吉林市里的,对彩礼没什么意识。所以当他家说能给六万彩礼时,我没要,提议用这钱买个小房吧,算是自己的窝。翼满口答应,当年房价还不算高,他家又添了两万买了房,没有像样的家具,连电器都是我们婚后一点点添置的,但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因为绝食的时候,我答应过妈妈会在自己的房子里结婚,我做到了,妈妈也该放心了。
  新婚不久我怀了孕,公公婆婆便从乡下搬了过来,虽然不如自己过自由,不过人家是来照顾我们的,我仍然心怀感激。可住在一起了,才发现婆婆的铁腕作风,在家说一不二,看公公和翼都不吭声,我也就有样学样地眯着。怀孕的人嘴特馋,但婆婆说清淡的食物对身体好,我也不敢说啥。后来我馋肉馋得不行,翼就买了块猪头肉切好,驮我到江边,让我吃完了再回去,要不他妈该生气了。十月的风带着寒意,我迎着风,囫囵吞枣地把一盘子肉全咽了下去,吃到最后,悲从中来,泪一下子涌了出来,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孕妇做得好凄凉,吃点东西跟做贼似的。
  儿子出生了,我以为婆婆会对我好些。谁知还坐月子呢,因为我妈来看我时,我突然觉得好委屈,结果哭了出来,妈妈走后我追到窗前望着妈妈远去的背影流泪,想不到婆婆突然指着我破口大骂,说我要是不想待就趁早滚,这个家不留我!我泪眼模糊地望着她,有些茫然了。随后她加了句,反正这个房子是她的名字!那是我这辈子最激烈的一场战争,我火了,在这之前根本没人告诉我,我们住的房子是婆婆的名。我清楚地告诉她死也不会走,这是用给我的彩礼钱买的房子,我死也要死在这里!接下来,婆婆砸了屋里能砸的东西,甚至拿刀砍我的房门要杀了我和孩子,要不是翼和公公拦着,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人生真是有意思,我当时吓得大气不敢出,只知道抱着孩子躲在角落里哭泣,可如今再想来,那天的一切就是一出闹剧,而这场闹剧以公婆搬回磐石老家画上了句号。日子总算归于平静。至于房子是谁的名字我没再深究,我当初不是冲房子嫁给他的,只是他瞒着我让我不免有些难受,有时想起来就念叨念叨。
  儿子上幼儿园后,翼转行做了物流司机,跑长途非常辛苦,只是收入比从前高了不少。我呢,除了上班就一心扑在孩子身上,根本没注意周边的变化。有时翼回来也学单位的事儿,说他们老板找小姐啥的,我还提醒他,咱们是普通人家,这些事咱可沾不得。翼总是笑着安慰我,说他心里只有我和孩子,在他心里我俩比啥都重要,听他这么说我便安心了。
 
没注意到的变化
  去年秋天,翼跑长途时我给他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竟是个女人,她说翼电话落车里了,等回来让他给我回话。等翼回话时,我问他接电话的女人是谁,他轻描淡写地说是老板的情人,我当时也想过,老板的情人干吗跟着他跑车,可转念又觉得翼不是那种人,再说他也没有养情人的条件,于是便接受了他的解释,不再追究。翼继续跑着他的长途,渐渐的,我们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常常是他回家时我在上班,我下班时他已经走了。忙,他永远在忙。就连年初我做阑尾炎手术,他也只照顾了我两天,我线还没拆呢,他就说有事走了。为了这个家,他很辛苦,我心疼他,一切都自己扛了。
  上个月我同事突然问我翼在哪儿?我说去南京了。她踌躇了很久,最后还是告诉我,她在松花湖看见翼了,还带着个女的,很亲密的样子。不过她说也许是认错人了,不管咋地,让我长个心眼。同事的话让我冷汗淋漓,拨通了翼的电话,他说在返家的路上。我不知道该不该信他,就把同事看到他的事说了,他当时就急了,问是谁说的,要找人家对质。撂下电话,我隐约觉得我的婚姻出了问题。两天后,我偷偷翻了他的手机,那是十年婚姻里我第一次没了自信。可是手机里成排的短信,明晃晃地嘲笑着我的自信,原来真的有那么个女人夹在我们之间,而且不是一天两天,已经一年多了,而我竟然毫无察觉。此时的我,突然觉得身体里多了个带刺的钩子,所过之处,一片血肉模糊,疼,我已经感觉不到了,只是麻木。
  翼一把抢走了手机,低头瞪了我一眼,那眼神犀利得犹如一把利剑穿透我的心脏,原来十年恩爱不过是谎言 一场。他摔门而去,几天后再回来时,他提出了离婚,说在外面早有了家,而且还生了孩子。这十年我一心过着日子,从没想过有一天会与他分开,我爱他也爱这个家,而且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像我一样在单亲家庭中长大。我放下自尊,卑微地求他回头,让他想想我们的孩子,还有我们的家。翼被“打动”了,他哭着保证说会好好过日子,虽然他已经半年多没往家里交钱了,可看到他的钱包里只剩下四块钱时,我还是心软了,给他拿了五百块钱,男人在外面总要有面子的。他拿了钱去上班,两个小时后,有人告诉我,看见他带着个女孩去旅馆开房了。我朋友还帮我查了一下,才发现最近两年以翼的身份证开房的记录遍布我们街区的大小旅店。朋友们都劝我放弃得了,可我放不下他,放不下我们十年的感情,放不下我们这个从一无所有到一应俱全的家!
  前几天翼趁我不在时回家翻走了所有的现金和几张欠条,昨天他回来跟我说房子是他妈的,他不能保证我能住到什么时候,他妈随时会来换锁。离婚他是志在必得,让我尽快带着孩子离开,因为他早就不爱我,跟我过够了。说实话,在昨天之前,我对他还是有感情的,可是我无意间看见了他的眼睛,那浑浊的、带着血丝的、凶狠的眼睛,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温暖的男人了,或许真的到了尽头,该分手了。只是心好痛,我最美的年华、最真挚的爱情都给了他,就这样离开,我不甘心,可是怎么办,如何才能救我自己、救这个家、也救救他呢?请帮我出个主意吧!
 
  主持人桥桥:在写湘湘的故事时,周华健的那首“爱到尽头,覆水难收,爱悠悠恨悠悠……”一直在我耳边萦绕。其实该说的我都跟她说过了,一个多小时的采访结束后,湘湘已经停止哭泣,甚至充满活力地笑了几声。可是,在这种时候,人总是患得患失的,刚刚鼓起的勇气很可能因为一点小事便没有了。所以,我还是想请我们亲爱的读者来帮帮忙,您对湘湘的未来怎么看?可以打电话0431-85374333,也可以在我的QQ空间1922559862的日志后面给她留言,让我们一起帮帮这个无助的女人吧,谢谢您!
 
●电话:85374333
●桥桥QQ:1922559862
●桥桥邮箱:1922559862@qq.com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新文化报社
●邮编:130022

版面链接: http://enews.xwh.cn/shtml/xwhb/20131025/content_130.shtml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