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桥文章:挂在嘴上的“怕打扰你”,让我终于明白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挂在嘴上的“怕打扰你”
让我终于明白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主持人:桥桥
■倾诉者:洋小葱 女 36岁 职员
 
  洋小葱问我看过《男人帮》吗?她说当看到莫小闵想念顾小白,把朋友的手机号编辑成顾小白的名字时,她无法自控地痛哭流涕,因为这样的傻事她也干过。挣扎在爱人与情人之间,她痛苦了很久。如今痛定思痛后,她终于做出了决定……
 
我的青春难道要浪费在路上?
  我结婚八年了,已经是七岁孩子的妈妈。丈夫事业成功。在外人眼中我是幸运的,更是幸福的。可是,我心底藏着一个人,因为无法忘记,所以常常感到心痛。为了治疗心痛,我养成了长跑的习惯,每当跑得无法呼吸、筋疲力尽时,也就没力气思考了。
  我的故事还要从大学毕业说起。我家是通化的,在长春念的大学,毕业后便留在了这里。一个人在异乡挺孤单的,就在这时我认识了漾。我们是老乡,他长得并不帅,又高又瘦,但是胜在个性沉稳,尤其是那股子专劲儿特别吸引我。另外,他偶尔冒出的家乡调儿让人感到亲切。也许同是天涯沦落人吧,我们相爱了。漾是学软件开发的,在一家公司当技术总监,可是公司效益不好,他的职务和工资并不成正比。而我也还在实习期,工资更是少得可怜。但贫穷不能影响我们的快乐,没钱的我们有没钱的活法,我们都喜欢运动,跑步、登山、骑车,还有唱歌。漾天生有副好嗓子,他为我学歌,再唱给我听。行走在净月的山林间,听着他悠扬的歌声,我心满意足。
  漾在长春的发展并不顺利,我明白若不是因为我,他早就离开了。不想耽误他的前程,我支持他回家找机会的想法。临行前,我告诉他会等他,等他发展好了回来接我。我的工作是父母托人给我安排的,清闲、稳定,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能任性地离开,那样他们会伤心的。漾走后,我们靠QQ、短信联络。他回通化后很快找到了工作,老板很器重他,这也意味着他永远都在忙。只能是我有空时去看他,可有时就算见了面,他也没时间陪我,我就坐在他的办公室看着他忙,等他终于忙完了手头的活也到了我该离开的时间了。这样的日子过了大概有一年吧,我总是奔波在路上,工资大都扬到了道上。有一天坐在回程的火车上,我突然觉得很疲惫,难道我的青春真的要浪费在火车和赶往火车的路上吗?这样的日子我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几乎没人看好我的异地恋,连我自己也快要绝望了。思来想去,既然我们都无法放下各自的生活,那么长痛不如短痛,分手吧。
  等漾终于开了自己的公司,我提出了分手。或许他爱我不够深吧,竟然没有争取一下,就此消失在了我的世界里,这让我多少有些难过。
 
努力改造耍少爷脾气的老公
  岁月蹉跎,我已过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虽然对于“剩女”这个词用在我身上我颇不以为然,但迫于父母的压力,我开始频繁地相亲。我老公就是相亲的产物。他是个外科医生,学历比我高,个人条件也不错,最重要的是跟他相处我不必整日奔命似的疯跑。既然家里喜欢,我也不讨厌,那就结婚好了。一切都无所谓的我决定闪婚,只认识了几个月我们的婚事便提上了日程。说实话,跟他在一起我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的笑脸在我眼中总是和另外一张清瘦的脸重叠,这样的认知让我想哭、想笑、想逃跑,不过最后我什么都没做,只是认命地听从了长辈的安排。
  领证的前几天我回了趟家。说是探望父母,其实是想最后一次见见漾。一年多不见,他瘦了,带着我看了他的公司,地方不大,却感觉朝气蓬勃。我替他高兴,并坚信他总有一天会成功的。然后我们去吃饭,可又都没什么胃口,望着一桌子菜我们都沉默了。漾突然拥住我哭了起来。在一起三年,我头一次看见他流泪。他在我的耳边一遍遍地说着对不起,为他太忙为他忽略了我的感受。我们就这样流着眼泪,直到菜凉了,天黑了,还是止不住。可我从不是个有勇气的人,即便是拥着他,即便是自己哭得轻颤,还是无法撇弃一切再次投入他的怀抱。
  就这样我成了别人的新娘。婚后我才发现,老公跟我想象得完全不同,他很孩子气,脾气大,生气起来口不择言,还动不动就把离婚挂在嘴上。我也曾想过放弃,可婚姻毕竟不是儿戏,尤其在儿子出生后,我发誓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于是软硬兼施地改造他,渐渐地看到些改变。虽然他偶尔还耍少爷脾气,但已经收敛很多了。日子如夏夜的湖水般平静,可我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有个无法填补的洞,渴望有人来安慰。每当这时我就会想起漾,想起他牵我的手过马路,想起他为我深情地唱歌,想起他沉稳有力的心跳,然后便是无边无际的心痛……我的命运我已经做了选择,所以我坚守着自己的原则———再也不见他了。
  两年前漾开车来长春时迷路了,打电话跟我问路。听到他的声音我异常激动,恨不得冲到他身边,可最后我控制住了。为了奖励自己的勇气,我请自己吃了顿大餐。
  今年“五一”,我带孩子回娘家,无法控制的思念将我推到了漾的公司前。我告诉自己,就看他一眼,然后我就放下,再也不想他了。
  时隔多年,终于再见。
 
盼到了我渴望的在意和关怀
  他更成熟稳重了,带着股成功男人的自信。他请我去了一家叫“往事”的饭店。这店名令我怦然心动。他点的菜都是我爱吃的,我们静静地吃着,时光仿佛倒流回青春年少时那些一无所有又觉得幸福满溢的日子。突然漾抬起手抚上我的面颊,我的泪顷刻间夺眶而出,原来过了这么多年,我最爱的还是眼前这个男人。只是,我们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我们了,我已为人妻为人母,他也就要当爸爸了。
  漾说他一直以为我会回来,甚至从没觉得我离开过。他等了我很多年,曾经他以为只要守在原地,我就一定会回来找他。这些年他每次来长春,都会在我单位附近停下车,燃起一支烟,期望与我的“巧遇”,只是从未如愿过。直到他再也看不到希望,才结了婚。我流着泪,听着他的讲述,心痛得血肉模糊,是我辜负了他的深情啊!
  我曾以为见一次面就再也不惦记了,殊不知这次相见后我的灵魂便随他走了。回到家,我无心哄孩子,更没有力气再安抚孩子气的老公,我陷入到全然的悲痛和懊恼中。我后悔自己当初没有更坚强些,没有静下来仔细听听心的声音,仓促的决定毁了我的人生。是我,一手造成了今天的悲剧!对漾的思念犹如身体里的毒瘤,明知该尽早除去,却又固执地不肯就医。我走火入魔般思念着远方的他,整日守在电脑旁等着他的消息,可他毕竟事业繁忙,不是总有时间回复我的留言。我的心已经不听我的使唤,我既自责又害怕,我怕有一天我会亲手摧毁一直坚守的信念和生活。就在这时,老公身上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他似乎长大了,不但开始体会我带孩子的辛苦,还知道帮我看小孩了。不仅如此,他甚至会提醒我多穿衣服,注意安全。老公的转变让我心痛难当,结婚这么多年,我渴望的在意和关怀也不过如此,可当这一刻终于来临时,我却有些担不起了。
  另一边,出轨的感情也在折磨着漾,他不愿意影响我们各自的家庭,总是把“怕打扰你”挂在嘴上。这句见外的“怕打扰你”让我终于明白,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再强求也回不到从前了。我开始学习调整情绪,控制自己,努力地照顾孩子,关心老公,几个月过去了,虽然还是时常会想起漾,因为想他早已成了我的习惯。但更多的时候我都在为自己打气,我必须摆正自己的位置,我该学习完全放下他,将目光聚集在我的家,我的老公和孩子身上!最后一次见面时漾曾对我说:“世界上最浪漫的事,不是两个人一起慢慢变老,而是在远方有个思念着你的人!”
 
  主持人桥桥:有则寓言——玫瑰花已经枯萎了,蜜蜂却仍在拼命吮吸,因为它以前从这朵花上尝到过最甜蜜的味道。但是,现在这朵花只剩下了毒汁,蜜蜂知道这一点,因为毒汁带着点儿苦涩的味道,与之前的甜蜜是天壤之别。于是,蜜蜂每吸一口就抱怨一句“为什么变味了?!”终于有一天,蜜蜂累了,它抬起头,振翅飞离了这朵满是毒汁的玫瑰———很庆幸,洋小葱及时悬崖勒马,在陷得更深之前寻回了自己的翅膀,虽然逃离这可怕的毒药关系仅仅是个开始,但是,洋小葱做得好,加油!
 
  后续:本报10月25日推出的《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一稿中,请读者为在背叛的婚姻中挣扎的倾诉者湘湘出个主意。读者反应非常踊跃,一天之内我接到数十通电话,还有二百多人在我的空间日志后面给湘湘留言,大家几乎一边倒地支持湘湘离开现在的悲剧,重新开始!谢谢大家的热情参与,盼望借鉴大家的意见能给湘湘力量,开始新的生活!
 
●电话:85374333
●桥桥QQ:1922559862
●桥桥邮箱:1922559862@qq.com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新文化报社
●邮编:130022
 
版面链接:http://enews.xwh.cn/shtml/xwhb/20131029/content_91.shtml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