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桥文章:注定回不去了,我该放他自由吗?

注定回不去了,我该放他自由吗?
■主持人:桥桥 ■倾诉者:颜 女 37岁 职员
   
  青梅竹马的爱情总是让人感觉浪漫,两个人从年少无知到最美的青春年华都在一起度过,可当岁月变迁,当一切成为了过往,当别离后再次相遇,想再寻回曾经的感觉时,冲出轨道的感情必须面对的不仅仅是良知的控诉,还要背负对家人的背叛、面对舆论的谴责,到底该何去何从,真是磨人啊……

青梅竹马
  我和阿图是青梅竹马的发小,从小在一个大院里长大。我们那时不像现在,家长对孩子不错眼珠地看着,我们在外面玩根本没人管,就是院里的孩子们房前屋后地疯跑,到了吃饭的点儿就听大人趴在自家窗口喊各自的小孩回家吃饭。我呢,从小就是阿图的跟屁虫,只要他妈妈喊他吃饭,多数时候我都会循着香气随他一起回家,因为他妈妈做饭超好吃,尤其是面包片,用鸡蛋裹着,煎得黄黄的,那可是我童年记忆中最美味的回忆。阿图的家人也习惯了我来蹭饭,习惯性地准备出我的份儿,而我妈每次找不到我,都会来图妈妈家碰运气。日子久了,图妈妈开玩笑说让我日后给她做媳妇,我就听话地喊图妈妈“婆婆”,每次我一叫大人们都会笑得特别开心,而我不明白所以,也跟着傻笑———凭我那时的智商,认为给阿图当媳妇就意味着可以天天去他家吃饭,心里特高兴。
  上学后恍惚明白了“婆婆”的意思,便不好意思再叫了,也因为功课的关系不太去阿图家蹭饭了。不过我们还在一个学校,只是他高我三个年级,每天一起上下学,跟着他便成了理所当然的事。阿图是个调皮捣蛋的主儿,上中学后成绩越来越差,打架的本事却声名在外,让图妈妈很操心,而我父母也因此不许我再跟他一起玩。后来我们家搬离了大院,便跟他和大院的孩子们失去了联系。就在我也以为从此告别了年少的朋友时,阿图却突然来学校看我,偶尔也会接我放学,送我到家附近才离开。虽然我们从没牵过手,一起走时也隔着段距离,可那种彼此相依相知的感觉却是真真切切的。年轻的我虽然对爱情还懵懂,却生出了若有似无的期待。我不管他是不是打架王,也不管大家说他多能作妖,在我心里他永远都是那个保护着我的大哥哥。
  后来阿图去了部队,有好长一段时间我们失去了联系,而我则在思念和等待中考入了大学。大二时他突然跑来大连看我,多年不见,远远地我便认出了他。他晒黑了,挺拔的身姿,宽厚的肩膀……当他将我抱个满怀,那拥抱充满力量和无法忽视的男性气息,细细密密地缠绕住我,真是心慌意乱啊。窝在他的肩头,感觉着他带来的崭新震撼,我发觉他已不再是我记忆中的青涩少年,我的心擂鼓般震动着,我不得不紧抓住他的衣袖才能稳住情绪,他的笑容还是那样熟悉,可那跳跃在他眼底的火焰却令我感到莫名的慌张。
  如果问我们的爱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也说不上来,或许早在多年前那些玩游戏的日子就注定了我和他的纠缠。
 

美好回忆
  阿图复员后为我留在了大连。我们租了间小房子,过起了小日子。虽然没钱,却很甜蜜。阿图对我是可以倾其所有地好,吃东西可着我来,有钱就给我买这买那,打扮我似乎是他最满足的事儿。可幸福归幸福,阿图终究摆脱不掉打打杀杀的性子,就连结交的朋友也是一个调调,所以他一出去我就胆战心惊,生怕他闯了什么祸回来。
  日子如沙般从指间滑过。转眼我也毕业了,因为知道父母反对我们在一起,所以我也选择了留在大连。那时阿图的工作也算稳定,只是他那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性格总是不改,一次帮朋友要账时与对方起了冲突,双方都有人受伤,他虽然没被拘留,但还是请假暂时回长春避风头。其实这种事那几年不止一次发生,按说我早该习惯了,可每次出事我还是忍不住难过。阿图不在家,我每天独自上班吃饭,还要担心他,担心我们的未来。我曾跟他谈过很多次,我从没指望跟他过大富大贵的日子,只盼着能平安平淡地生活。他也保证了很多次,可到头来这种逃亡的事仍就不断发生,我真的觉得累了。
  这天我正在家里看电视,突然接到了好友双儿的电话,她男友和阿图的哥们儿,大概是物以类聚吧,也是闯了祸在跑路中。双儿虚弱地说她现在很难受,可身上没有钱不敢去医院,问我能不能借她点钱。认识双儿很多年,我很喜欢这个柔弱的女孩子,对她更有着同命相怜的怜惜,去医院我自然是义不容辞。当我急急地赶到医院时,只见她难受地蜷在医院的长椅上,看到我,含了许久的泪终于夺眶而出。我替她挂了号,看了医生取了药,等打上了点滴时已经是下半夜了,我们俩坐在安静的大厅里,双儿虚弱地睡了过去,她双臂紧抱在胸前,蜷缩在那里像个寻求温暖的孩子,看着她脸上未干的泪痕,我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
  夜深了,医院大厅里白炽灯闪着清冷的光芒,映着我的心格外凄凉,我自嘲地想着或许双儿的今天就是我的未来,无边的黑暗和忧伤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让人害怕。我的爱情到底算什么?除了无尽的担忧和牵挂,还有那不称年龄爬上鬓角的白发,我还有什么?回想这些年我和阿图,甜蜜有过,幸福有过,可最终留在我记忆中的竟然是担心和害怕,难道未来的人生我真的要这样活下去?那个夜晚,我一遍遍地问着自己,等把双儿送回家,天已大亮,城市正在一点点地复苏,我迎着朝阳往家走,每走一步答案便清晰一分,我知道到了必须离开的时候,否则总有一天我会恨他,在那之前我必须走,这样还能保有一丝美好的回忆!
 
纠缠人生
  我走得很彻底。阿图求过我,哭着求我,可是双儿的悲剧带给我太强烈的冲击了,强烈到我都不敢想象我们的未来。于是,在繁华的街道上我最后一次拥抱他,然后转身走开。虽然泪流满面,我却没有再回头。分手后,我回到了长春,收拾心情相亲、结婚、生子。我老公是个老实本分的人,不会甜言蜜语,却一心过日子。偶尔我还是会想起阿图,却发现已经记不起他的脸,他与我酸涩的青春一起随风远去了。
  是命运弄人吧,十年后我们竟然在重庆路上不期而遇了。
  他变化不大,褪去了年少的轻狂多了些稳重。看见他的一刻,前尘往事袭面而来,原来我们之间的感情和默契不需要温习,他之于我就像是家人般存在着。这些年他结过婚,又离了,之后便一直单身。几个月前,因为工作的关系他回到长春。虽然之前我无数次地请求过他,可他却在我离开后才听进了我的话,不再打打杀杀,稳定了下来。
  他看我的眼神还是那样温暖,只是十年的岁月改变了太多的事。我有家有孩子,不想破坏既有的平衡。阿图明白我的心意,说他没想过破坏我的生活,于是我们成了朋友。他是我生命中最特别的存在,我们聊天、倾诉,偶尔一起吃个饭,我有事他会义无反顾,我也会为了他冲锋陷阵,此外再无其他。那感觉有些像多年前他来学校接我,永远隔着一臂的距离,却享受近乎亲人的相守。可阿图一直单身让我很心疼,有人介绍对象他也不去看,我知道他是怕我伤心,可我不值得他如此的牺牲啊。现在的我们虽然还保持着友谊的距离,可我却越来越怕自己的心,因为感情的天平越来越倾向于他,我怕哪天我真的疯起来,会做出对不起家人的事。我快人格分裂了,心疼他也担心家,冲不出这注定的命运,更怕不小心破坏了跟阿图的默契。是我太贪心了吧?想抓住所有的幸福,不想伤害任何人,可我的心越来越不听我的话,谁能告诉我该怎么办啊?!
 
  主持人桥桥:如何让一杯混浊的水变清?答案是,停止搅拌,让它慢慢沉淀!颜啊,其实好多人心里都有那么个过不去的人,可是不管有多爱,你都必须明白,他在你的生命里只能有两种结局:要么是终点,要么是路人,此外再无其他选择。当你发现自己的感情已经无法控制,可能会危害到无辜的第三者或是更多的人时,就是该止步的时候了。有时候,选择与某人保持距离,不是因为不在乎,而是让存在变得完美。
 
●电话:85374333
●桥桥QQ:1922559862
●桥桥邮箱:1922559862@qq.com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新文化报社
●邮编:130022
 
版面链接:http://enews.xwh.cn/shtml/xwhb/20131022/content_82.shtml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