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桥文章:得到了钱却失去了爱,哪个损失更惨重?

得到了钱却失去了爱,哪个损失更惨重?    
■主持人:桥桥 倾诉者:香香 36岁 私营业主
 
  香香是个漂亮的女人。36岁的她仍保持着曼妙的身姿。如瀑的长发、雪白的银狐马甲,映衬着她精致的脸……看得出,她的生活环境很好,只是藏在她墨镜后面的眼睛却透着说不出的沧桑与无奈。她说她喜欢戴墨镜,就是不想泄露她心底的凄凉……
 
  早已注定的纠缠
  我出生在普通的工人家庭,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找过几份工作都不可心,可老在家待业也不是个事,想出去打工吧,父母又不准。转眼我都22岁了,还一事无成。就在这时,我的发小,高中毕业后就去上海打工的团团回来过春节。几年不见,她的变化简直让人难以置信,曾经的丑小鸭竟然出落成美丽的白天鹅。我自认比她漂亮,可如今的她看着却比我出众不知多少倍。人靠衣裳,果真如此啊!可我却连买这些衣裳的能力都没有,想想不免泄气。晚上爸妈在厨房里唠嗑,突然觉得我的打工之路有门了。妈妈说:“按说这团团也没学历,跟咱香香一样就是个高中毕业,据说是在打工时遇到了金龟婿,一步升天了!”妈妈的语气中难掩羡慕,罢了,她还不无遗憾地感慨:“咱香香长得比她可好多了,只是没运气啊!”听出了妈妈的动摇,我乘胜追击,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打着“好女儿也志在四方”的旗号,想不到这回他们竟同意了。正好我有个同学在上海,爸妈也认识,就放心地让我投奔她了。
  革命终于成功,我本该雀跃的,可真到了上海,才发现在这个大都市里,竟然没有我的立足之地。我在同学租的公寓里寄住着,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心里急,嘴上起了泡,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带的钱眼看着就要用光了,如果再找不到出路,只有打道回府,认命了。就在这时,公寓的另一个女孩建议我跟她去夜总会试试,只是陪着客人喝酒唱歌,来钱却很快。看着她时髦的穿着,想着我钱包里所剩无几的人民币,我心下一横,决心去看看。
  第一天上班,我便被安排进一间超大的包房里,屋里坐着八九个男女,有人在点餐饮,有人在点歌,音响还没开,屋里显得很安静。我手足无措地拣了没伴的男子旁边坐下,不敢抬头。毕竟在以往所受的教育里,我所做的事情已经超出了廉耻和道德的底线了。我一遍遍地告诫自己,我只是来陪酒,因为我要活下去。于是,我不停地给身边的人倒酒。几杯之后,他突然在我斟酒时挡住了杯口,逼得我不得不抬眼看他。那是一位四十来岁的男子,清瘦颀长的身子显得有些单薄,只有那一双深沉如瀚海的黑眸让人不能忽视。他低声问:“你是新来的?”我点点头,说是第一天上班,之后他没再说什么,好像忘记了我一样,任我不停地斟满他的酒杯。那晚就这样顺利地过去了,而我却不知道,那一夜的相见已经注定了我们后来的纠缠。
 
  跟他离开夜总会
  接下来,他隔三差五就来,每次都会喊我作陪,对此我很高兴,因为只要他在,我就只需要倒酒就好,他从未有过过分举动,还时不时跟我唠唠家常。他问我家里的情况,我也都老实回答。我觉得不该说实话,因为不能让家人跟我一起蒙羞,可当面对他那温柔的眼睛时,我竟像中了蛊一般招了实情。一个月后,他突然对我说:“别做了,这儿不适合你!”他的话让我眼前一片氤氲,我只是下意识地点头。虽然我对眼前这个男人并不了解,可我隐约感到他喜欢我,而我对他也早生出了份莫名的依赖。尽管他比我父亲小不了几岁,可我还是跟着他离开了夜总会,进入他的洋房里。
  是的,我知道他是一家大型连锁超市的老板,事业有成,有家有孩子,可我还是委身于他了。平心而论,刚开始我是为了钱,因为他为我提供的豪宅、美服、生活都是我无法想象的。曾经的我和爸妈窝在四十平方米的小房子里,我的卧室还是餐厅兼客厅,可自从跟他在一起后,钱都成摞地摆在背包里,他还会不停地往里放。他为我展开的世界就像是一幅浓墨重彩的山水画,让人爱不释手,也让我生出不顾一切的决心,豁出一切也要守在他的身边。
  其实我也很纳闷,像他这样的男子,身边应该不缺少“莺莺”、“燕燕”,怎么会看上了我?后来我也问过他,他笑着说,那天我坐在他身边,胆怯又紧张的样子让他记住了我。他一直觉得我眼中的单纯不是装出来的,那时他就认为我不属于那里。只是他原本只是观望,看戏一样,却在不知不觉中动了情,起了带我离开的念头。
  就这样他成了我的第一个男人。我原以为只要我安静地待在他身边,扮演好情人的角色,不要求其他,就可以守住幸福。殊不知我存在的本身就已经伤害了另一个女人———他的结发妻子,那个与他一起奋斗、白手起家的女人。我完全没料到她的疯狂,直到她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才惊恐地发现自己踏进了怎样的风暴。
  我们在一起两年都太平无事。应该说他隐藏得很好,每天忙完了就来我这儿,入夜后再回家。可纸终究包不住火,也许是日子久了,我还是起了贪念,想要光明正大地站在他身边。我不再安分地躲在暗处,开始陪他参加些聚会,渴望站在阳光下的想法煎熬着我的心。我是矛盾的,一方面希望被他老婆发现,好逼他做个决断,同时我又怕他伤了我的心。直到我体会到他老婆有多泼辣,才明白我的安稳日子过到头了。
 
  没结婚证的新娘
  他当然是向着我,将我从住处搬出来,安排进酒店,因为他家的每处房产他老婆都有钥匙,在那里并不安全。不知道是我幸运还是他老婆行事太过嚣张,她几次带人来抓我,都被我及时逃脱了。最惊险的一次,我无意中看到楼下两辆汽车里走出几个气势汹汹的男子,或许是对危险有着天生的嗅觉,我夺门而出,从楼梯间溜出了酒店。事后证明那天我逃得是多么及时,来人正是他的妻弟,他得知姐姐受了委屈,带着两车人赶来酒店抓我。那次是死里逃生,也是我逃亡生涯中最为刺激的一次。
  依着他对妻子的了解,既然知道了我的存在,不闹出个结果是定然不会罢休的。为了安抚她,也为了我的安全,他让我先回长春躲一躲。他陪我一起回来的,说要见见我的父母。我没敢跟家里说他有妻室,虽然我父母觉得他的年纪太大,不过当着他的面却没说什么,只是暗地里跟我念叨了几回。他倒是表现出一副乘龙快婿的模样,很会讨老人家欢心,到家第二天就在长春最好的小区里给我买了套一百多平方米的房子。他又找好了装修公司,然后又给我买了辆车,一切安排妥当才不舍地离去。
  他的出手阔绰让我父母傻了眼,而他临走前许诺说,等房子装好了就举办婚礼。短短几天,我父母已经认定他是我的好归宿。
  半年后,房子装好了,请柬发出了,酒席都准备妥当了,他也赶了过来。那是一场任何女人都梦寐以求的婚礼,在香格里拉大饭店我风光出嫁。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个在婚礼上必读的结婚证,是我仿造的。其实那段时间,我们一两个月才能见次面,小别胜新婚,这话不假,每次他见了我都掩饰不住依恋和爱慕。那时我就想,这辈子就这样吧,虽然只能藏在角落里,可毕竟这个男人是真心地爱着我!于是我安然地在长春住了下来,享受着偶尔的团聚。可是,距离在时间衬托下悄悄地撕扯着我们之间那千丝万缕的爱意,直到有一天,我们见了面竟变得无话可说了。而那时我已经待在他身边整整8年!我把一个女人一生最美的时光都献给了他。也怪我没有为他生下一儿半女,直到青春不再时,才发现那曾经让我引以为傲的爱情早已化成了人们口中的亲情。我们没有正式分手过,只是渐渐地淡了下来,从偶尔的电话到如今的不联系,我们就这样走出了对方的生命。
  如今在外人眼中我是个富婆,这些年他给我的钱足够我一辈子衣食无忧。他还为我投资了店铺。他对我从来都是慷慨的,而我也不后悔认识他。可你若问我幸福吗?细细想来,除了初识的那两年,我一直都是寂寞的,等着他来成了我生活的全部。而现在我自由了,却早已失去了爱的能力。在我的潜意识里,每个接近我的男人都是有所图的。我不敢爱,更不敢将自己的过去告诉别人。很多时候我都在自问,这些年我真的幸福吗?我得到的和我失去的,到底哪个更多呢?
 
  主持人桥桥:我曾听到过这样一种说法,人死后,一生的得失会被放到秤上称。结果是,无论你是君王还是乞丐,称出的重量都是一样的!因为上天是公平的,若是给你钱多些,生命中就会少些真情;若是给你权势大些,或许就会挪去些健康或是加些暴躁;若是给你姣好的容貌,就会在持家上显得弱势……总之,到归于尘土之时,每个人的重量完全相同!人生没有完美的,既然当初香香选择为钱出卖自己的灵魂,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的结局!得到了想要的金钱,那么随之附送的猜疑和寂寞自然是无法拒绝的。说到这儿,想想那些过着平淡的日子、为温饱努力奋斗的人们,谁又能说他们不是幸福的呢?
 
  ●电话:85374333
    ●桥桥QQ:1922559862
    ●桥桥邮箱1922559862@qq.com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新文化报社
    ●邮编:130022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