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桥文章:爱一个人能够爱多久 心痛到哪里才是尽头

爱一个人能够爱多久 心痛到哪里才是尽头 

主持人:桥桥 倾诉者:何心 女 58岁 退休工人

  写这篇稿子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一直萦绕着悲伤的旋律:“爱一个人可以爱多久, 心痛到哪里才是尽头……”何女士说她傻,听了她遭遇的人也有说她傻的,为那样一个男人赔上一辈子太不值得。可我却觉得她很执着,执着得让人心疼,让人肃然起敬。

20年婚姻换回句“没感觉”
  他已经离开5个月了,可我却仍然想着他。
  我们曾经是夫妻。10年前他因为有了别的女人和我离了婚,理由是感情不和。好吧,没有感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我放手,还他自由。此后7年,他换了电话号,断绝了和我的一切联系,真的好绝情!我只是不明白,他曾对我温柔有加,怎么说变就变了呢?这些年我最想知道的是,我到底错在了哪儿?
  曾经我以为遇到他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他高大帅气、温文尔雅,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俘虏了我的心。 一年后我们结婚了。 婚后他依然宠着我,他很会做菜,我不经意间说想吃什么,他就会想方设法地为我做;我病了,他急得穿着拖鞋就冲进寒风中去买药;我高烧不退,他坐在床边拉着我的手直哭;我住院打吊瓶,他细心地用暖水袋把吊瓶水捂热才输入我的血管;下雨时他会去我单位送雨伞……那时的我们真幸福!
  后来他突然下了岗,我知道他难受,所以当他出去打麻将时我并未阻止,心想玩玩吧,缓解压力。或许从那时起我们的婚姻就发生了变化。
  开始他偶尔在外过夜,后来演变成几天不归,最后干脆几个月不回家。 我打电话找他,问他啥时候回家,他总说在忙,一个没工作的人,忙什么能忙到大年三十都没时间回家呢?我唯一想得出的答案是:他在打牌,也许打麻将比我们母子更重要吧!
  我们同学有个春节带家属聚会的传统,10年前的那个春节他在“百忙”中也赶来了,那是离家数月后我第一次见到他。可他却没和我说话,中途接了通电话提前告辞了。临走前他跟我的同学们说,以后不能再参加我们的聚会了,让大家别怪他。虽然他没有直接跟我说,可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在同学们同情的目光下,我的心发抖了,那是我第一次恨他,也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我们的婚姻真的走到了尽头。
  他这一走好多天都没动静,没法子我只好拨通了他的电话。我是想给他机会的,在我心里一直认为他只是贪玩了些, 本质上是个好人, 而我对他也是有感情的。可我们的谈话还没开始,就已经吵了起来。我问他为什么不回家,他说不愿意回,这是什么理由? 于是我质问道:“什么叫不愿意回? ”他却轻描淡写地回了句:“因为没感觉!”20年的感情,怎么就换回句“没感觉”?我的心像被利刃狠狠地刮过,疼,疼得眼泪瞬间跌出了眼眶,我赌气地说:“那好,既然没感觉,咱们就离婚吧,我也别耽误你! ” 我只是想将他一军的,这句“离婚”我说得心痛难当,不想他却答应得痛快,似乎一直在等我说出这句话。

男人变心真可怕
  离婚手续很简单, 儿子、房子都归我,他净身出户,我们20年的感情就这样结束了。办完手续出了登记处大门,我们朝着不同的方向离开。可我只迈出了几步就没忍住回头,很想知道他有没有一点留恋。只见他挺直着腰板,走得决绝,似乎巴不得赶紧逃出我的人生,又似乎正在奔向渴望已久的怀抱。我站在那里,奢望他会回头,可直到他消失在我的视线中,也没回望一眼。
  那年我48岁,他50岁。那天晚上我失眠了。一直在想,他会在哪里?现在守着谁?他是否会想我?对我和儿子是否有几分愧疚?我真的想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怎么就变了心……无数的问题撕扯着我的心,让我喘不过气来,窒息、还是窒息,我恨他,似乎只有恨他才能让我感觉自己还活着。我咬牙切齿地盼他过得不好,那样我才会好受一些。
  不久有朋友告诉我,他不是沉迷赌博, 而是在外面有人了,因为他们曾看见他带着个女人逛街。我很惊讶,直觉是不可能,有什么人会看上他呢?他要钱没钱要房没房,图他啥啊?只是逛街而已,说明不了什么。再说,他不是那种人!
  离婚后大概半个月吧,有天夜里儿子突然生病了,我习惯性地打电话给他,想让他回来带儿子看病,谁想他竟不耐烦地对我吼:“有病上医院呗, 叫我干啥,我不去他能死啊! ”他真的没回来,过后也没有关心一下,那一刻我恍然明白,男人变心太可怕了,再联想之前他有外遇的传闻,我有些相信了。自然,我也做了些调查,当我确认他真的是为了另一个女人抛弃我们母子的时候, 心除了冰冷还是冰冷,像他这样老实的人都会搞外遇,这个世界我还能相信谁?我气疯了,打电话他不接,我就发短信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于是他换了

电话号,从此杳无音信。
  一晃7年, 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他真的从我们的世界里消失了。
  我们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当日子艰难,当我在绝望和孤单中苦苦挣扎的时候,我不止一次地问苍天, 他为什么要抛弃我们?我错在了哪里? 但是为了儿子,我隐瞒了他有外遇的事实,我不想让孩子在愤怒和嫉恨中长大,我希望在儿子的心中,父亲是美好的。其实大多数时候我还是想着他,甚至还曾期盼他能回心转意,回到我身边。每当家里的物件坏了,需要修理,我会自然而然地想起他,想起他背着液化气罐走在我和儿子的前面,那是一个能为我们挡风遮雨的身影。想起他一手提着面袋子,一手牵着儿子,回头朝我笑的模样。夕阳中,他们的身影被勾上了金色的光环,那一幕也永远地映在了我心里。我曾在梦中无数次地为他开门,我们聊天,像很多年前我生病时他陪在我身边那般,深深对视……可这一切只是梦而已,我用了7年的时间才接受了他离开的现实。 原来什么父子情、夫妻情,都抵不过他的婚外情啊!

我是天下第一大傻瓜
  就在我以为今生我们永远不会再见时, 命运却将他再次带进了我的生命中。
  3年前的一天,儿子突然接到他的电话,说是要手术,得有家属签字。当儿子哭着跟我说,他爸爸得了癌症时,“活该” 两个字我脱口而出。 我当时真是那么想的,这该是报应吧?
  儿子去签了字,坐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着他出来。真是父子连心,就算是多年未见,血脉亲情却是无法割舍的。 他当时的情况,给我造成了一种错觉,他和那女人已经分开了,要不她怎么从不出现、不陪在他身边?
  手术、化疗、放疗,在医院折腾了整整10个月,到了出院的日子问题又来了,他无处可去。儿子心疼他,求我让他爸回家,他不能眼看着爸爸流落街头。儿子的请求,我能拒绝吗?可是他的那个真爱这时候去哪了?我心里直画魂儿。可毕竟夫妻一场,他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就让恩恩怨怨都随浮云散去吧!
  于是,我们一家三口又团聚了。经过放疗、化疗,他原本一头浓密的黑发已经掉光,脸色暗淡,就连那曾经流光溢彩的双眸也变得浑浊无光,曾经强而有力的臂膀早已软弱无力,形容枯槁的手臂上满是针眼。他和离婚前判若两人,如今若是在大街上估计我都认不出他了。这样的他让我难过。我给他买各种抗癌食品、药物,为他洗衣做饭,他病重的时候我和儿子日夜守在他床前,给他喂水喂饭喂药。他最后的日子已经吃不下东西了,我们就将食物打成泥,用吸管喂给他。癌痛是常人无法忍受的,疼痛难忍时我们为他捶背、按摩,尽量减少他的痛苦。生病3年,他已经瘦得皮包骨了,看着他在人生最后日子的样子,我觉得他好可怜。
  虽然直到最后他也没对我说过一句抱歉的话,虽然刚离婚时我曾对他恨之入骨,可阴阳两隔,我却开始想念他!他的影子总是在我眼前晃动,他坐在电脑前的样子,他吃饭的样子,他开门进屋的样子,家里和他有关的一切都会令我触景生情。想他,还是想他,我是不是很贱?
  他走后才有人告诉我, 他的那个真爱比他小10多岁,是个有老公、有孩子的女人。 他原是想等那女人离婚后两人一起过完后半生的,若不是突然生病,他从没想过回到我们母子的身边。原来他QQ的头像用的是那女人小时候的照片,怪不得他常盯着照片发呆!原来他常哼唱的《我只在乎你》也是在想念她。 他回家后我守着他,侍候他,竟然不知道他心里日夜思念的是另一个女人,我真是天下第一号大傻瓜,我太傻了。

  主持人桥桥:何女士的遭遇看起来像一场灾难,可是她却让我肃然起敬,因为她的爱义无反顾,她的执着打动人心。何女士的前夫已经离去,我不想在这里做过多的评价。不过,我坚信,虽然他没有说过一句道歉的话,可他心里早已说过了无数遍。不管他是带着悔恨还是遗憾离开,何女士为他、为孩子所做的一切,无愧于心,也无愧于爱。 一个全身心为爱付出的女人,怎么会是傻瓜呢?
 

●电话:85374333
●桥桥QQ:1922559862
●桥桥邮箱:1922559862@qq.com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新文化报社
●邮编:130022

版面链接:http://enews.xwh.cn/shtml/xwhb/20140311/content_77.shtml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桥桥文章:爱一个人能够爱多久 心痛到哪里才是尽头有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