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嫁不了人也要好好活着

我又把贝多芬的C小调第五交响曲听了一遍。贝多芬在交响曲第一乐章的开头,写下一句引人深思的警语“命运在敲门”。这支交响曲又名命运交响曲。贝多芬开始构思并动笔写这支交响曲是在1804年,那时,他的耳聋已完全失去治愈的希望,但即使命运那般打击他,他也没有绝望,他一直在同命运战斗。对于某些人来说,活着,就必须和命运战斗,今年27岁的于宁宁就是其中的一个人。她从11岁开始就和命运战斗,她一直是那么坚毅勇敢,即使明白自己可能这一辈子都嫁不了人了,她也没有放弃生活的希望。但是就在今年4月初,支撑她肉体的精神就要坍塌,全部坍塌前,她向我倾诉。她说:“我的助学贷款还没有还清呢,可是我就要失明了;我还没有看过大海,可是我就要失明了……”余华的《活着》,讲述了人如何去承受巨大的苦难;讲述了眼泪的丰富和宽广;讲述了绝望的不存在。于宁宁的活着,不仅讲述了这些,还有人间最质朴无私的爱。

 

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

于宁宁家住吉林省榆树市秀水镇茧绸村。她读小学三年级时,她的母亲发现,这孩子越来越能吃饭,还特别爱喝水,爱上厕所,但孩子却越来越消瘦了。这时她的父母向邻居家借了老牛车,带着她去乡里的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不好,医生建议去大医院再做一下检查。在大一点的医院检查后,于宁宁被确诊患上1型糖尿病。

当时她的病情很严重,大便时还便血,就此一位医生说,这孩子活不多久了,就算能活也不会活过18岁。听到这样的消息,于宁宁的家人哭了,而还不知到底咋回事的她问医生的一句话是:“我还能再上学吗?能上学就行。”医生说不能再上学了。这下她哭了。不管她哭还是不哭,父母不得不为她办理了休学。

1型糖尿病,原名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医生建议为于宁宁注射胰岛素,她的家人不同意,因为他们听人说,孩子还小,要是注射了胰岛素,这一生就离不开胰岛素,每天都需要注射胰岛素,直到死才是尽头。那时于宁宁最怕的就是打针。她说:“我小时候打针,都要好几个人把我按住才能打,所以我不想打针。”对此,长春某医院的医生愤怒了。于宁宁回忆说:“当时我听到他对我的父母说,你们不听我的话,总有一天你们会抬着孩子来见我。”回到老家后,于宁宁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最终她被注射了胰岛素。

头几针,她都是被别人按着打的,她哭了,后来为了省钱,她母亲学会了注射为她打。她母亲对她说:“要想上学,就不能再哭了。”于宁宁就是想上学,所以她不哭了。为了上学,她学会了自己给自己打针。那时只有11岁的她,刚开始不敢对自己下手,对自己注射时,手颤抖个不停,结果没推进去,药都浪费掉了。于宁宁的家很穷,但她非常懂事,她明白不能再这样浪费下去了。于是她一狠心,就这样,她为自己的注射终于成功了,而这种成功,却不会让人感到愉悦,只会一声叹息。

 

背注射器上学的孩子

本就家贫,还患上这样的病,活着不容易。有一天,于宁宁偷看到母亲饿得在吃发霉的面包。那时还小的于宁宁除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告诉自己要好好学习,以后让母亲过上好日子外,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好了。这是一个希望,但它似乎很遥远,而那时她眼前的困难是,家里没有钱给她治病了。于宁宁说:“就在这时,榆树市团市委、红十字会、教育局等部门为我捐了款,我们一家人非常感激。”

怎么感激?于宁宁认为那当然是要好好学习。于是出院后的她和同学们一起上学了,但和同学们不一样的是,她的书包里,有注射器、胰岛素、酒精棉。其实,于宁宁有一百个充足的理由可以不上学,有一百个理由可以绝望,但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只会看到希望。读初中时,学校为她减免了学杂费,老师帮她借了旧课本,就这样她坚持着读完了初中。初中毕业后,根据家里经济状况,还有她的身体状况,家里人不建议她读高中。

于宁宁哭了,她是多么想上学,可她不好意思再跟家里人开口,因为上学是要用钱的。法国作家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中写过这样一句话:“痛苦有希望解除,他就有勇气来忍受这种痛苦。”上学对于宁宁来说,不仅是学习知识,更重要的是那是一个希望,人有了希望,就没有了绝望。其实,家人最担心的还是于宁宁的身体抗不住,不能坚持读完高中,但看到她坚持要上学,家人就圆了她的心愿。

于宁宁上高中了,这时她的希望是考上大学。学校知道她的家庭状况后,为她减免了学杂费。学校离家远,于宁宁开始住宿。三餐前,她都要为自己注射胰岛素,她从11岁开始就为自己注射胰岛素,到上高中时,两个胳膊靠近肩膀部位都已经注射得有点烂了。于是她开始往自己的肚脐周围注射。把药抽进注射器,用酒精棉擦拭要注射肌肉部位,用手捏起要注射的肌肉,把注射器扎进去,再把药推进去,接着用酒精棉按住针孔,把注射器拔出来。这就是一个花样般年华的孩子,为了活下去,每天要做三次的事情。

 

一个又一个沉重打击

有志者事竟成。2005年,于宁宁考入吉林师范大学,其专业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喜讯传来,一家人无比激动,相拥而泣。喜悦过后,一家人又犯愁了,学费怎么办?没有学费,怎么念书?于宁宁说:“最后是长春市慈善总会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给我送来了助学金。同时,我向国家申请了助学贷款。”学费的问题解决了,生活费怎么办?于宁宁说:“从大一开始,我的辅导员老师和他的十位同学开始对我进行资助,这样我就有生活费了。”即便是这样,于宁宁依然勤工俭学,在课余时间去当家教。

在于宁宁看来,只要自己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便苦尽甘来了,至少她可以通过自己的劳动赚些钱,改善父母的生活,所以她大学毕业那一年分外高兴,但就在这时噩耗传来,她的父亲被查出癌症晚期。没过多久,她的父亲只能在天堂继续守护着她。擦干眼泪,于宁宁走向了社会。怕找不到工作,找工作时她不敢对任何人说自己患有1型糖尿病。这样她很快找到了工作,多少个日子,老板把她当身体正常的员工一样安排工作。于宁宁很高兴这样,她把苦累疼都吞到肚子里,就是闷头儿好好工作。

于宁宁说:“我用自己赚来的钱,已经还了两期的助学贷款。”日子似乎好过一点了,但就在2013年10月,她的病复发,住进了医院。她的母亲为了救她,把家里的地都租了出去。这时的她不得不选择辞职。本想病好一点,再去找工作,可是她的眼睛却因糖尿病出现了并发症,需要进行手术,否则就会失明。高额的手术费对这个家庭来说就是雪上加霜。于宁宁不害怕死亡,但她害怕失明。她怕失明后,母亲要照顾她,她怕自己不能工作还不上助学贷款,她怕自己连大海都没看一眼就……

 

好心人为她燃起希望之灯

2014年4月8日,于宁宁被推进了手术室,进行右眼手术。第二天,我去看她时,她趴在病床上,脸有些肿,她要这样趴着三个月左右。手术费来自两部分,两万元是她家人借的,还有两万多元是一直资助她的11位好心人捐助的。4月中旬,我去了四平,我要见见这11位默默无闻的燃灯者,他们合力为于宁宁点亮了一盏希望之灯。他们一开始不见我,我请求他们见我,请求理由是,作为一名记者,我要核实一些事,为了于宁宁就见见我吧。

自从于宁宁上大学后,便开始资助她的这11个人中,有老师,有银行职员,有公务员。王女士说:“我也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她还有病,这孩子太不容易了,但她很上进很坚强,所以能帮一点就帮一点。”田先生说:“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有拐点,我想尽一点微薄之力,在宁宁人生的拐点帮她一把,让她眼中的希望大一点,近一点。”周老师说:“宁宁的自立自强,不仅打动了我,也打动了同学们,在学校里同学们都帮助她。”陈女士说:“帮助宁宁时,我要告诉我的孩子,让我的孩子从小就学会帮助别人。”后来,他们带着我去于宁宁读书时的大学校园看看时,我偶然听说,他们其中有一个人患了病,挺严重的,而其家庭状况一般,但依然在帮助着于宁宁。

他们总说对于宁宁的帮助是微不足道的,我却不这么看,因为这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多年来,他们为于宁宁燃起那盏灯,给了她希望与光明,今天也给了我们温暖的感觉,能够生活在“陌生”的他们的身边,我感到无比舒心。在此,感谢他们在人间播下了爱的种子,人间有爱才叫人间,感谢天使一般的他们默默地在人间帮助别人。

于宁宁的手术很顺利,今天当读者们看到这个报道时,她又从茧绸村来到长春,去医院复查右眼。对她来说,活着的大部分时间要用来对抗疾病,和命运战斗。即便这样,于宁宁仍说:“活着真好,我一定会认真对待生命,过好每一天。”听到这样的话,我想到,燃灯者的灯没有白燃,于宁宁的大学没有白念。其实她的左眼也需要手术,但是这又需要5万元费用。不过她说,她的左眼还能看见,等右眼好些,重新找到工作,赚到钱了,再去给左眼手术。我看了看她和母亲各自的低保存折,那上面没有多少钱了。

假如您手头宽裕,愿意见见于宁宁,帮助她,那么请听她说:“等我好一些,给我一个自食其力的机会吧,给我一个感恩的机会吧。”假如您想帮助于宁宁,那么请通过QQ邮箱联系我,我将帮您联系她。我相信世间还有好多天使,他们会用爱,让那盏希望之灯长明。

本报记者:香北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一辈子嫁不了人也要好好活着有2条评论

  1. Rungarun说:

    It’s a relief to find soneome who can explain things so well

  2. wJ说:

    现在于宁宁怎么样了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