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怕伤心 就怕伤透心

 

 

 

这是一对母女的倾诉。兰惠(化名)和母亲生活在辽源,她的父母已经结婚近30年了,其间历经风雨,两人都没有离婚,最近他们却闹起了离婚。2014年9月29日上午,我接到了她们打来的倾诉热线电话,先是女儿说,后是母亲说,她们都说现在内心很痛苦,很迷茫。因女儿和母亲所倾诉的事件相同,所以在这里,我以女儿的角度,把他们一家人的部分生活、情感经历记录下来,以求帮助他们一家人重新过上祥和温馨的日子。

■主持人:香北 ■倾诉者:兰惠和母亲

  原谅父亲

 

我老家在辽源下属的农村,父母是经人介绍认识并结婚的。父亲脾气不好,好吃懒做,有地也不去种,就知道打麻将赌博,家里的生计都是靠母亲来维持,非常辛苦。但是父亲心情不好时,依然对母亲张口就骂,伸手就打。

因为爷爷奶奶去世得早,母亲只好把我寄宿在别人家里,然后一个人去县城里打工赚钱养活我。但是母亲非常想念我,后来就又回来找些活干,这样不管怎么样都能照顾我了。那时我家都没有自己的房子,租房子住,过着负债累累的生活。

记得我14岁上初二时,家里亲戚帮忙给父亲找了点工程的活干,母亲又管娘家借了3000元给父亲干活用。可以说,父亲一下就成了一个小包工头。结果父亲不好好干活,在外面认识了一个女人,和她同居了。

这期间我需要学费上学,母亲身无分文就去满世界找他,却找不到。无奈之下,我只好辍学了。这时我的母亲想要跟他离婚,因为我们家连租房子的钱都没有了。那时,我和母亲搬去姥姥家住。有一天,父亲来到姥姥家,母亲向他提出离婚,他不离。他说他错了,以后一定改,好好工作,再也不乱搞女人。

为了给我一个完整的家,又或许母亲对父亲还是有真感情的吧,也可能是母亲不好意思长时间带着我在姥姥家住,所以母亲没有离婚,她选择原谅了父亲。后来才知道,父亲把工程搞垮了,一分钱都没有了,那女人看他没钱了,就把他甩了,他就回来找我们了。

接下来的日子,父亲靠在农村倒卖大鹅维持生计,就这样过了还算安稳的三年。后来我有了稳定的工作,父亲和母亲就去大连打工,这期间说安稳也不算安稳,父亲时不时地有点问题,在网上结交异性朋友,但不算太过分,母亲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

后来,我处了一个不错的对象,男方家条件挺好,母亲让父亲好好生活,别再惹是生非,丢我们家的脸。父亲从此改变许多,对待家庭也有了些责任心,也肯吃苦挣钱过日子。那段日子,我们一家人过得不错。

 

  再次外遇

 

2012年,我结婚了,这一年里我们一家人过得很幸福很快乐,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团圆与幸福。去年,父亲的一个好朋友刘凯(化名)联系了他,给他在外省找了点土建的活干。干活时没有资金垫付,我就在婆婆手里借了5万元给父亲。婆婆对我一直不依不饶,怕钱拿不回来,怕父亲还不上,就让我打欠条,还有利息要按月给。我父亲同意了。

去年干活的几个月,我母亲一直也在工地帮忙照料,早上4点就起来给工人做饭,一天三顿,有时候加夜班,半夜11点还得做饭,非常辛苦。而在那几个月父亲的表现不错,在工地里和工人一样的干活,很用心地工作。父亲的工程是跨年工程,因为那边气温低,工期短一年不能完工,又赶上我要生孩子,父亲和母亲就都回老家来了,但是186万的工程款没有结,只是拿回来点零花钱。

这个冬天,父亲就废寝忘食地在网上聊天。今年“五一”,父亲又去那边干活了。走之前我老公给他赊了台家用轿车,说工地用车时候多,还给了父亲一个好一点的手机。他就想着父亲大小也是老板,穿的用的应该尽量体面一点。我老公的为人很好,对待我的父母可以说胜过亲生的,尤其是对待父亲。他说过他的父亲没了,就这一个父亲,他一定要好好孝顺他。

这次母亲一开始没有跟父亲过去,后来去了,母亲感觉父亲像变了个人,对她一点都不好,母亲就怀疑他又有外遇了。后来母亲偶然看到父亲手机里的聊天记录,证实了一切。那女人带个孩子,欠了不少的外债,父亲说要为她还债。看到那些聊天记录,我非常气愤,就和我老公带着孩子,长途跋涉地赶到父亲工作的地点。

 

  想要离婚

 

通过聊天记录,我们首先找到了那个女人的工作地点,一见到这个破坏我们家庭的女人,我就特别气愤与激动,就像疯了一样,动手打了她两个嘴巴子。这时,那个女人工作单位的人就报警了。警察把我带到派出所,我就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父亲明知发生了什么,却一直没有露面。

第三天,我们找到了刘凯,在他的劝说下,父亲见了我们。一见面他就破口大骂我们。我和母亲特别伤心。当年,他没有钱了,那个女人把他甩了,他就回来找我母亲,母亲都没有跟他离婚,现在他又整事,完了还好坏不分地骂我们。我们就特别生气,把他车里的行车证拿了回来,好让他迷途知返。那时我老公已经把买轿车的钱都交上了,轿车是我老公的。

我父亲发现行车证没了,就拿了棒子开车来追我们。当时把我们吓坏了,我老公把车开到140多迈,都是盘山路啊,车里的宝宝还不到一岁,而我父亲在后面不依不饶地追。后来,我们下车把行车证还给父亲,不过我也提醒他了,那车的车辆登记证上是我老公的名。父亲这时就把我老公给打了,我当时都要气疯了。他把我老公打了个脑震荡,我们就报警了,那警员说可以判他6个月到3年。最后我们冷静下来,没有那么做,因为他是我父亲。

大家平静下来后,我父亲要离婚,我母亲也同意离婚。父亲还欠母亲娘家3万元整。他还欠我婆婆5万元,加16个月的利息2.4万元,共7.4万元。父亲口头上说这些钱他会还,可是他这人实在是没准啊!假如离婚后我母亲的生活费一分没有,即使他把农村的地和房子都给母亲,可是那地和房了也不值什么钱。那破房子都没人买,地每年承包出去也就1万元。

母亲现在的胆息肉需要做手术。前几天我给父亲打电话说做手术的事情了,一开始他说没钱,后来没办法母亲给刘凯打电话,他挺爽快地答应给母亲2万去看病,可是第二天就变卦了,说是父亲不让给。母亲苦心和父亲生活了半辈子,却落个这下场。我们的心被父亲伤透了。现在,我们进退两难,母亲想要离婚,父亲好像又不太想离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这婚到底是离还是不离?您可以帮我咨询一下律师吗?

 

  香北有言:好聚好散

 

听完她们母女的倾诉,我给兰惠的父亲打了长途电话,想帮他们调解一下家庭纠纷。打之前,兰惠还有她母亲再三叮嘱我,说是万一他对我说粗话,千万不要介意。我说没关系的,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于是我就拨通了他的电话。我向他说明了我的身份和打电话的目的,他态度非常礼貌温和,只说现在工作正忙,不方便多说什么。我怕打扰他的工作,就跟他说声再见,挂了电话。接下来,我又给她们母女打了电话,告知她们我打电话的过程和结果,她们对他的礼貌表现有些诧异。这时我就给兰惠几条建议,因为她现在和父亲对着打,再这样下去,就不是父女,而是仇人了。

我非常能理解兰惠发现父亲有外遇时的痛苦与冲动,但是打“小三”,抢下父亲的行车证,不但不能解决问题,还把问题恶化了,最终受到最大伤害的是这一家三口人,特别是兰惠和母亲。所以在此提醒兰惠,以后处理问题时,一定要冷静,三思而后行,我相信兰惠的父亲有一天也能像我一样理解但不支持亲生女儿的行为。女儿和父亲不管怎么吵,怎么闹,怎么打,女儿还是一口一个“爸爸”地叫着,但是有一天,若年近半百的父亲没有了一个做父亲的最基本的底线,女儿再也不叫爸爸了,这个年近半百的男人会慌的。所以我在心底企望,兰惠的父亲也能三思而后行,尽自己的力量,做好一个父亲、一个丈夫。若真的想好聚好散,也别忘记了自己的角色。更要想明白,真正的爱情不是花前月下,而是陷入危难时,相濡以沫,不离不弃。

若这些问题想明白了,双方依然想离婚,或一方不想离婚,而一方想起诉离婚,那么我采访了吉林智辉律师事务所的颜求芝律师。她说:“根据《婚姻法》第三十一条、三十二条规定,夫妻双方既可以协议离婚,也可以到法院起诉离婚。法院会根据实际情况判决准予离婚或不予准许离婚。只有判决离婚的案件,才会涉及财产的分割问题。本案中,男方存在过错,只要证据确凿充分,法院能够判决离婚。如果证据不充分,在男方不同意离婚的情况下,法院一般不会判决离婚。但在首次判决生效后的6个月以后,女方若再起诉离婚的,法院则会判决离婚。本案涉及的债务是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产生的,应为夫妻共同债务,如果判决离婚,该债务双方对内应各自负担一半,同时,对外承担连带责任,应当共同偿还。也就是说,本案女方若提出离婚,女方娘家的借款、婆婆家的借款都是夫妻共同债务,应各自偿还一半。如果离婚时没有偿还,对外(即女方娘家和婆婆家)都有全部偿还义务。本案中,男方在工程项目或其他方面赚取的收益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只要有证据证实,女方可以在提起离婚诉讼时主张分割。同时,如果有证据证明男方存在‘与他人同居’的过错,女方可以主张多分财产及提出损害赔偿请求,该损害是指女方受到的精神损害,赔偿标准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法院会根据实际情况酌情判决。”

人不怕伤心,就怕伤透心,一家人有话好好说,最好还是想办法,好聚;如果实在是不行了,那么也可以给对方留个活路,好散。千万别自相残杀,最后伤人伤己。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