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好婆媳:关系嘎嘎好

在长春,有一个男人的生活非常幸福,他的母亲叫董淑菊,他的妻子叫许亚杰。上周五中午,董淑菊和许亚杰婆媳俩应邀来到报社……

 

第一次去男朋友家见婆婆

  许亚杰今年37岁。她17岁读高二时,收到了同班一位男同学传过来的纸条,看后她心里又喜又恐。喜的是,她喜欢的男同学开始追求她了,恐的是,她正在读高二,关键的高二啊!没有时间谈恋爱不说,就是谈了也会让火眼金睛的老师和家长给活活“灭”掉。怎么办呢?经过“深思熟虑”,许亚杰给那位男同学回了一张纸条:“谈恋爱可以,但是等到我们考上各自理想中的大学时再说吧,我要是考不上,我不跟你处对象,你要是考不上,我也不跟你处对象。”看到这么一张有水平的纸条回复,男同学欢欢喜喜同意了。他想:考大学?考呗,谁怕谁呀?

许亚杰说:“那时我们70后的恋爱不像现在有些90后那么高调,两个人腻起来旁若无人的,我俩比较含蓄,也没那么大胆,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足以表达爱意。当时通讯不发达,我俩之间的沟通主要靠身边靠谱的好朋友传纸条,所以保密工作做得比较好。直到我们双双考上了各自理想的大学,才敢理直气壮地跟双方父母承认自己高中谈恋爱了。”

考上大学后,两人就开始明目张胆地谈恋爱了。刚上大学的第一个寒假,许亚杰就要被带去见一见未来的婆婆,这时年轻的她心里有了想法,她说:“那时他家住在公主岭市,住的是楼房;我家虽也在公主岭,但是住在其下属的农村,住的是地房。虽然他家条件算不上好,但我觉得已经比我家强多了。或许农村孩子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自卑感吧,这一点我也不例外。尤其是第一次见城里的公婆,我有些担心因为出身被人家看低了。”带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她走进了他的家门。

第一次见面,一进门董淑菊就拉起许亚杰的手,这一次拉手一下就把许亚杰内心的紧张消除了一大半。董淑菊说:“这下好了,我可有姑娘了,儿女双全了。”至今许亚杰依然清晰记得这一次友善的拉手,这一句暖心的话语。

董淑菊问:“你父母是做什么的?”许亚杰有些许不安,坦诚地说:“我家是农村的,父母就是种地的。”董淑菊看出了这“孩子”的不安,她说:“我们家以前也是农村的,咱们都是农村出来的,我就喜欢农村姑娘,朴实、懂事,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听了这话,许亚杰这“孩子”如释重负,她一下就喜爱上了这位和蔼可亲的婆婆。一个人谈话让别人舒服的程度,不仅显示了这个人的智慧,也决定了这个人幸福的程度,可见董淑菊那时就生活得很幸福,她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

 

没结婚呢,就把儿子的女朋友当亲闺女对待

  那时许亚杰在哈尔滨上大学,那里冬天很冷。她说:“我再次去婆婆家是国庆节,那时天已经转凉了,我穿的有点单薄,当然这不只是经济条件原因,还有小姑娘爱臭美怕穿多了臃肿难看的成分在。”

董淑菊说:“小丫崽子你穿得太少了,可别着凉了。”许亚杰当时只笑嘻嘻地说知道了,也没当回事,在婆婆家待了几天,她就回到自己的家,等短暂的假期结束她从自己家再来到婆婆家,准备从婆婆家坐火车回哈尔滨读书时,董淑菊递给她一条枣红色薄毛裤,同时笑着说:“这几天我给你赶制了一条薄毛裤,穿上它又暖和又不显胖,快穿上试试合不合身。”

回忆起这件事,许亚杰向我说:“我当时就穿上了,不肥不瘦刚刚好,简直是量身定做的。要知道薄毛裤得用细线织,用细线就不出活,但她仅用了3天时间,她得没日没夜地织,这要倾注多少心血!我当时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这么多年过去了,董淑菊没想到,许亚杰还记着这件事。

读大学那些年,许亚杰每次返校前,董淑菊都会大包小裹地给她带各种好吃的,其中有一样最叫绝的是董淑菊亲手做的牛肉酱。许亚杰说:“学校的伙食不好,实在不爱吃了就买点馒头啥的沾着牛肉酱吃,拿这一罐酱够我吃半个月的了。与其说是”肉酱“,不如说是”酱肉“,因为一罐子肉酱里,肉占了80%,酱只占20%。每次从家里返回学校,寝室里的姐妹都要一起分享从家里带来的好吃的,她们最喜欢吃我带的牛肉酱,结果一大罐子酱当天晚上就见底了。这个可是我准备享用半个月的,她们一顿就给我报销了,哈哈……”

转眼,许亚杰就要毕业,准备要找工作了。在董淑菊眼里,她还是个孩子,有一天,董淑菊说:“你快毕业找工作了,得穿得像样点,这年头不穿体面一些工作不好找。”接着她便拉着许亚杰去当地一家最高档的商场,花了1500元钱给她买了一件最时髦的白色羊皮夹克,而那时董淑菊的工资每月就几百元钱。

许亚杰说:“她也是女人,也爱美,但她却舍不得花那么多钱给自己买件像样的衣服穿。要知道我当时还不是她的儿媳妇,我要是不嫁给她儿子,这钱就等于打水漂了,她的这一举动无异于‘豪赌’。我当时就想等我以后有钱了,我绝不让她穿不好的,我绝不让她为自己的这个决定后悔。”

 

婆婆怕儿媳累着,不让她刷碗

  大学毕业第二年,许亚杰嫁给了那个在高二年级向她传纸条的男同学。一方面来看,她的婚姻就是裸婚,另一方面来看,她嫁到了这世界上最富有的一个家庭之一,这个家庭之所以富有是因为有董淑菊这样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婆婆。

结婚后,许亚杰和丈夫在长春工作,只能每周末回家一次,也就是回公主岭一次。许亚杰说:“那时我们刚参加工作,总是想家,一到周末就撒丫子往家跑。每次回家婆婆都忙里忙外地给我们做各种好吃的,这让我更加眷恋回家的好时光。大学毕业第三年,我们在长春买了房子,但新房子仍没有改变我们每周回一次家的节奏。直到毕业第四年,我们有了孩子,才算在长春安定下来,公婆也搬过来,至今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从来没有红过脸。”

怀孕后,许亚杰有些小压力,因为她丈夫家是独子,所以她想自己能生个儿子。董淑菊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小压力。

于是她说:“男孩女孩都好,女孩更好,是妈妈的小棉袄。”

许亚杰的小压力一下就没有了,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好孩子。

孩子出生了。董淑菊抱着孩子,乐得合不拢嘴,她说:“还是男孩好,我有大孙子了,你是咱们老刘家的功臣啊!”

许亚杰坐月子期间,没有请月嫂,董淑菊不仅要照顾刚刚出生的孩子,还要汤汤水水地伺候她,生怕照顾不好她落下什么病根儿。

许亚杰说:“那时我简直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

在董淑菊的精心照顾下,许亚杰的身体很快就康复了,孩子也出落得一天一个样。转眼间她的儿子已经长大,上学了。

许亚杰说:“我不再是小孩儿了,婆婆也已两鬓如霜。但她仍旧无微不至地帮我们照顾孩子,给我们做饭。我有时候回家做一些家务,比如刷碗什么的,她都不让,说你上班一天也挺累的,好不容易有个休息时间,这种活不用你,我来做。她还经常把我当小孩儿,比如她要给我儿子单做点什么好吃的,韭菜肉卤面条、炸薯条等等吧,必定要带上我的。”

不论是物质生活,还是精神生活,这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但夫妻之间,没有舌头不碰牙的。偶尔许亚杰要是和丈夫吵架了,董淑菊从来不批评她一句,只是劝她别生气,气坏身子,让她多想想他的优点,包容他的火爆脾气。她甚至还检讨自己以前太惯着孩子了,要怪就怪她不好。许亚杰听了这些,不但不生气了,以后她都不好意思再和丈夫吵架了。

 

老猫房上睡,一辈传一辈

  在一起生活时间长了,董淑菊早就不拿许亚杰当儿媳妇,而许亚杰也不拿董淑菊当婆婆,她们之间的关系衍变成了母女。董淑菊说:“我有福气遇上这样的好儿媳妇。看看我这些衣服、鞋子、首饰,自从我儿媳妇挣钱了,这些都是她给我买的。她给我灌输的理念是宁做老妖精,不当老太婆,即便80岁也不要忘记自己是个优雅的女人。”

董淑菊的穿着打扮虽谈不上“高大上”,但跟同龄人相比,她穿得不落伍,显得更年轻,说起话来谈笑风生,很有魅力。

许亚杰不但平时爱给婆婆买这儿买那儿,每逢各种节日,她总忘不了给婆婆买礼物或者给她零花钱。董淑菊不要,她说:“我也有劳保够花了,而且你给我的钱也都是咱家的,放你那跟放我这是一样的。”两人在金钱上,就是这般互相信任。

生活中无论许亚杰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总是愿意第一时间向董淑菊倾诉。有时董淑菊想倾诉了,不论多长时间,许亚杰都耐心听着。许亚杰说:“我现在感觉自己不但长相越来越像我婆婆,为人处世也越来越像她了。”董淑菊做饭菜很好吃,但偶有小失败,每到这时,许亚杰总是说好吃,就是说只要是婆婆做的饭菜那就永远是最好吃的。例如董淑菊说:“哎呀,今天米饭的汤有点大了。”许亚杰马上会说:“这两天,天干物燥,吃点汤大的好啊,容易消化,我正好想吃这样的米饭。”这话让人听着真叫一个舒服,回头看看,其实当年董淑菊就是这样对许亚杰说话的,如今她说话的“回声”又传回来了。许亚杰说:“老猫房上睡,一辈传一辈,婆婆就是我的楷模。我庆幸能有这样一个心疼我理解我关心我的知心婆婆,我想我肯定是上辈子做好事积了德。所以我要继续修行下去,为自己,也为子孙。哈哈,有一天,我也会当婆婆啊,谁当我儿媳,那可是相当幸福啊!”

本报记者:香北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