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才是世界上最美的情书

 

  10月的一天,我接到这样一个电话,倾诉者说:“我不是要说我自己的事,而是要说说我公公婆婆的事,他们的事儿太让我感动了!”

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我几次去她的公公婆婆家了解他们的生活,虽然两位老人的生活很平凡,但却触动了我的内心。

昨天是感恩节,老人的儿媳又打来电话说:“我爸想向我妈表示感恩,可他说不出来,只是发出呜呜的声音,但我妈还是听懂了,她很感动。”

于是,我决定今天把这个故事讲出来,代替他向她表达感激之情。那是一个值得亲人感谢的老人,她没什么文化,却写出了世界上最美的“情书”。

我读过不少情书,有沈从文致张兆和的,王小波致李银河的,维克多·雨果致朱丽叶的,列夫·托尔斯泰致妻子的……这些都被世人认为是世界上最美的情书,但在我看来,远不及这位老人写得美好。写“情书”的这位老人叫庄秀芹,今年68岁,只读过四年小学。如果您读完今天的故事,也许也会跟我一样,认为这位老人的“情书”是最美的。

 

人生无常

   生命是一份随时可以终止的契约。2013年5月11日之前,庄秀芹没有意识到这句话的含义。她和老伴王德明1971年结婚,刚结婚时家里穷,但两人齐心协力一路风雨兼程走来,一家人的日子越过越好。结婚40多年,她和老伴都有过头疼脑热的时候,不过总体来说他们的身体一直不错,只是老伴有点高血压,但因为生活规律,饮食得当,血压一直控制得不错。

人生无常。5月11日早上8点多,庄秀芹正在家里忙碌着,王德明走上前跟她说话,第一句话庄秀芹没听懂,她没在意;第二句话她依然没有听懂,第三句话她依然没有听懂,这时她心里就被吓得翻了个个儿。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连最基本的说话都说不明白了。她问老伴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王德明在努力表达着,可她一句也听不懂,再看他的眼神,面部表情有些不对,庄秀芹吓得腿都有些软了,她赶紧叫救护车,然后给儿子们打电话。

王德明被诊断为脑梗,当他在医院醒来时,他的妻子、两个儿子、两个儿媳……亲人们都在身边。但让人心酸的是,王德明谁都不认识了,除了那个和他已经相濡以沫40多年的妻子。由于脑梗,王德明不会说话了,身体也变得麻木僵硬,但是他的眼睛始终望向妻子。医生对庄秀芹说,他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

家里遭遇了这么大的事,王德明的两个儿子、两个儿媳不仅担心王德明,也担心庄秀芹,他们怕她承受不了。哪个妻子能承受跟自己生活了40多年的丈夫突然就变成那样呢?然而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母亲的坚强与乐观,让他们无比感动的是,母亲对父亲质朴而纯真的爱。

王德明身体好时,他是庄秀芹的丈夫,他突然患病后,他成为她的小男孩,她为他洗澡、喂饭、按摩、剪指甲……就像伺候一个婴儿。怕母亲太辛苦,孩子们都说换换她,让她回家歇一歇,但她不回,她离不开他,而王德明更离不开庄秀芹,她去趟洗手间,他看不到她,就慌了,用眼神满屋子找她。孩子们赶紧安慰他,但这种安慰不太好使,直到庄秀芹拉住他的手,他的眼神才归于平静。庄秀芹的大儿媳说:“看到那一刻,我很感动,我明白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夫妻。”

在庄秀芹的精心照顾下,王德明住院近一个月后,出院时已经可以慢慢走动了,但是依然处在失忆与不会说话的状态中,那么这也就意味着,在医院的一种照顾法结束了,在家里的另一种照顾法开始了。

 

最美的情书

   长春伊通河边有个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庄秀芹听医生说,适当地在那上面走走对王德明的身体康复有好处,于是每天早晨4点起床后,庄秀芹就拉着老伴的手,走一里多地的路来到伊通河边。这条小路是环形的,四周绿树环抱,庄秀芹说:“我每天在这里至少领他走16圈(4公里),对他身体好。”

庄秀芹的大儿媳说:“我妈每天领我爸走了多少圈,我爸一天笑了几次,我爸早晚的血压有多少……我妈全都记下了,现在还一直记着呢。”

我想看看,庄秀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有啥可看的,我没有文化,就念到小学四年级,都不太会写字啊,里面有不少不会写的字,我就画个括号,挺乱的,你看不明白。”

我说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我理解。最终在她大儿媳的劝说下,我看到了四个小本。

一个小本里面密密麻麻地记录了王德明每天早晚的血压数值,另外三个小本里,记着王德明的微笑次数,还有每天走圈的里程数,如果他一整天都没有笑,庄秀琴就着急了。在2013年7月2日这一天,她这样写道:“今天下了一天的雨,没下楼去走圈。这些日子我很累,也不知道怎么过来的,每天都在看他的脸,他高兴点,我心情也很高兴,他不开心,我心里真着急,背后掉了多少眼泪,我知道,我每天领他走步,按时给他吃药、按摩之外,还要想着早饭吃什么,午饭吃什么,晚上怎么安排,实在太累了,我只有一个愿望,德明快点好起来,那么再苦再累也值得。秀芹你一定要坚强。”老人家就这样暗自鼓励着自己。

“您这四个小本里写的全是‘情书’,这些‘情书’写得真好。”当我说到这时,庄秀芹不好意思地说:“这也算情书?情书不是都得语言优美、文字秀丽吗?”

王德明不知道我是谁,但我特别想对他说:“王叔,您好幸福,您的妻子为您写下了这世间最美的情书!”这情书之所以是最美丽的,就是因为它没有优美的语言、秀丽的文字,它只有王德明每天早晚的血压数值、每天的微笑次数、每天的走圈里程……

我跟着他们一起去伊通河边的鹅卵石小路走圈时,发现庄秀芹手里总是拎个布兜,我问她里面装的是啥,她说:“是坐垫,德明要是走累了,想坐下歇一歇时,我怕他着凉,就给他拎了个坐垫。”

在他们走圈时,我给他们拍了些照片,拍着拍着,王德明就笑了,这时庄秀芹就很高兴地说:“香北,你看,德明笑了,哎呀,太好了!”这样一句话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心。这世间有多少位妻子能如此在意丈夫的微笑?

走完圈回到家,上楼时,庄秀芹右手拎着布兜,左手放在王德明的腰部,给他力量,这样帮着他慢慢上楼。自从王德明出院后,庄秀芹一直这样推举着他上楼。我走在后面不经意间看见了,想到了八个字:“不离不弃,相依相偎。”回到家,庄秀芹就开始为王德明准备早餐。

我又仔细翻看庄秀芹的小本,那里面没有“我爱你,你爱我,爱到海枯石烂……”这样的字句,那里面除了像小学生写的数字、文字、括号外,便什么都没有了,但是这里边的每一个数字、文字,甚至是括号,都充满了真挚的爱,让看到它的人豁然领悟到底什么是爱、什么是爱情、什么是老伴。

2013年7月26日,王德明虽然还记不起什么,说话含含糊糊的,但是庄秀芹能听明白他想表达什么,这一天她在小本子上记下:“今天德明说心疼我,说我太累了,我很感动。”

庄秀芹说:“我和德明是先结婚,后恋爱,当时他家来提亲,我还没看上他,嫌他眼睛小,哥兄弟多,后来看他是初中毕业的,比我有文化,我就同意了。”

我故意说:“刚结婚时,嫌人家眼睛小,不太喜欢人家,现在咋对人家这么好呢?”

庄秀芹着急地向我解释说:“孩子啊,40多年啊,有感情啊,他是我的伴啊!”

现在王德明在庄秀芹的精心照顾下,已经康复很多,虽然他依然不能说出太多的话,也没有大部分的记忆,笑起来时依然像个孩子,但是他一直在努力使自己康复,我想他是想回忆起与庄秀芹一同走过的那些岁月吧,而那些岁月不论是美好的还是艰辛的,对他来说都是极为珍贵的。

一个人,一辈子最重要的事,其实就是选对身边的人。炊烟起了,他在门口等你。叶子黄了,他在树下等你。夕阳西下了,他在山边等你。等你回家,和你一起吃饭。

本报记者 香北

■热线电话:85374333

■香北QQ:445206806

■香北邮箱:445206806@qq.com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新文化报社 邮编:130022

■香北博客:xiangbei.qzone.qq.com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