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情感倾诉鲜为人知的幕后/桥桥文

2014 情感倾诉鲜为人知的幕后

■本报记者 桥桥

在写这篇稿子前,我在空间里发了一条“说说”:请大家来决定2014年最后一期的情感倾诉写什么好。很快便收到50多条留言。读者的意见大致分成三类,第一类是想看故事型,但要求幸福的倾诉;第二类是写年终总结型,加点幕后故事或是采访奇葩;第三类则是让我写自己的故事。网友“鸠雀之约”甚至这样游说我:“一整年净为大伙儿忙乎了,最后一期留给自己不算徇私舞弊。”哈哈。我很认真地研究了大家的留言,最后决定听从大多数网友的意见,写个年终总结吧。的确,干了一年有很多话想说,却总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在2014年最后一期情感倾诉里,就任性一把,说说这一年让我印象深刻的几件事吧。至于我自己的故事,咱们来日方长,总有机会与大家分享的。在此,还是要谢谢大家这一年的陪伴,说故事给我听,信任我、安慰我,也带给我许许多多的感动。谢谢!

4月 一场虚惊
4月1日,我发表了仇女士怀念母亲的文章《幸好,我们可以思念,思念曾经共度的时光》。我和仇女士是初中、高中同学,从小一起长大的,但必须澄清的是,我不是因为发小才选用她的稿子,而是她的文字真挚感人,看得我数次落泪,我才毫不犹豫地选了她的倾诉。我在她发来的两张照片中选了一张她年幼时与父母在雪地里玩耍的照片,因为意境很好。一切交代妥当,我便下班回家了。可车刚上亚泰大街的高架桥,编辑大姐的电话就追到了,问我照片里的孩子是谁。我理直气壮地回答这张照片是小时候的仇女士和她父母。编辑大姐却说感觉上年纪不对,她父母看上去更像是爷爷奶奶。我仔细一回想,心咯噔一下,立刻找机会靠边停车,给仇女士打电话。不问还好,一问之下我的冷汗就下来了,原来照片里的孩子真不是她,而是她的儿子! 幸好编辑大姐发现得及时,要不我真闯了大祸了。我气急地吼:“你不发自己的照片发孩子的照片给我干啥,还不加个图说?”她很无辜地解释道:“我以为你能知道那是我儿子。”可是她儿子长得跟我记忆中的她一模一样,虽然也觉得照片里她父母亲看上去有些老,但我只当是显老,并没在意。好吧,是我错了,少问一句差点要亲命啊,我汗。最后出版时编辑大姐换上了一张仇女士一家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拍的全家福。话说回来,两张照片一对比,我还是觉得那雪地里那张团团的娃娃脸就是我记忆中的她,她儿子太像她小时候了。哈哈。

7月 燃烧的心
7月29日的情感倾诉《如果你心上的结打不开,干脆给它系个“宽恕”的花样儿》,事业有成的王先生讲述了妻子背叛的故事。虽然他也相信妻子只是精神出轨,但曾经背叛这个认知仍深深地打击了他。我记得他打来电话时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可是从他那压抑低沉的嗓音里我看到了一颗被痛苦和绝望烧灼着的心,于是坐下来陪他聊了一个多小时。撂下电话后,我才发现晚霞早已褪去妖娆的绚丽,只在视线的尽头留下一抹淡淡的红晕,暗夜正在跃跃欲试地靠拢上来。 在窗前我站了许久,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几乎每天都会听几段有关背叛的哭诉, 而每个人的经历虽然不同,痛楚却是那么地相同。不过是男人还是女人,那种绝望和无助的心情也是一样的。只是男人为了掩饰痛苦,还要显示男人胸怀,在勉强的原谅之后,压抑着的痛苦却无处宣泄,从某些方面看,他们所受的煎熬更让人难受。故事发表的那天下午我接到了王先生的电话,他说:“你写得真好,把我想说的都说了出来,谢谢你! ”对我来说,这样的回馈就是最高的奖赏了。然后他说妻子也看到了这篇倾诉,俩人都很感慨,他们应该会继续生活下去的,虽然他暂时还是无法全然释怀,但他相信总有一天会做得到的。我也不知道王先生心上的伤疤什么时候能痊愈,但希望2015年他能卸下重担,重拾幸福。

8月 爱的喜悦
8月,不知是因为阳光温暖还是百花盛开,幸福的人和幸福的倾诉显得格外地多。 说实话,情感倾诉里能遇到一个幸福的故事不容易,似乎人在幸福的时候都乐于沉浸其中,是想不起来倾诉的。而大多数倾诉者在诉说自己幸福的时候又不知从何说起。幸福就是种感觉,你说还是不说,它就在那里。可我们写稿子却不同,幸福是由一个又一个小细节堆砌而成,你光说自己幸福不行,要有具体的事例,有细节为证,我要的效果是就算你不说自己幸福,可这些小细节往那一摆,任谁读了都能感受到那掩不住的满足。
像之前我遇到的一位想给妻子惊喜的丈夫,他说妻子非常好,可哪里好就说不上来了。 我一直逼他想,后来他说,每天早上起床,妻子都给他做粥,也会用两个卤鹌鹑蛋做个眼睛,小咸菜当嘴,在粥碗里摆个笑脸再端给他,他看了就觉得温暖。我说对了,就是这种感觉,幸福就是简简单单平平淡淡的。后来这事便成了我启发读者的经典案例。8月里我遇到了贺小婷,用的就是这个方法启发她,最后推出了倾诉稿件《王成,你愿意娶我吗》。贺小婷借本报大胆向心爱的人求婚,女追男,很少遇到,但大家都感受到了小婷一路挥洒的幸福。幕后是,提前两个月小婷便开始回忆,每天一点,每天一点,那些让人心动又难忘的瞬间就这样被一一拾起。在这里也谢谢小婷和那些被我“逼迫”过的朋友们,是你们的好脾气和努力,成就了每一篇带着笑容的幸福。
其实常有人找我要说自己的幸福,但能成稿的并不多。大家都知道,情感倾诉刊发的故事都是由读者提供线索,然后再经过记者的整理重新编写的。这就需要读者配合采访,提供线索,可是有些人一听还需要这么多工作,就推辞说太忙不干了。从我的角度理解,想给心爱的人一份惊喜,又不愿付出点儿努力的话,那只能说爱得还不够深吧。

10月 连载小说
我已经不记得是在哪篇日志的留言里认识的“少年折”,只记得他写了长长的一段话给倾诉的主人公,其中也提到了自己的遭遇,我看到后请他说说自己的故事,没想到他一口答应写给我,于是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我记得很清楚,我收到“少年折”第一篇稿子是10月22日,他的文笔细腻,节奏把握得也很好,当他描写心爱的女孩时,文笔诙谐幽默,让人忍俊不禁,当他写到俩人热恋时,那份浓情蜜爱几乎要溢出屏幕。可是不久我便发现,“少年折”写稿的节奏绝对是网络大神级写手,好多天更一次,一更很长,看得人意犹未尽,就到了且听下回分解的时间了。到目前为止我正在期待“少年折”的第六更,应该快到大结局了。虽然我很想说,我们的情感倾诉充其量就能发3500字,可是这个由幸福开始由分手落幕的故事,我理解他越写到最后心情越难受,所以除了等待,还要有耐心。但愿明年“少年折”能写完他的故事,也能放下那些被伤害的过往,开始新生活。

12月 渴望温暖
10月我认识了罹患抑郁症的婷婷,她的故事在10月14日发表,题目是《我怕冷,我恐惧,我的灵魂病了》。那之后我和婷婷成了朋友,有空网上聊天,偶尔见个面。12月5日那天,婷婷的宿舍供暖不好,屋里很冷。我就把她带回了家,我家小区的供暖还是值得骄傲的。早上起来,我招呼婷婷过来早餐,婷婷说:“桥桥姐,你们家真暖和。”她的笑容让人心疼。最近婷婷有了好消息,之前因为病情严重她无法面对人群,已经一年多没工作了。这个月婷婷找到了新工作,开始上班了。前几天我特意领儿子去看她,顺便带了午餐,让两个孩子一起吃。我跟婷婷相差16岁,她的爸爸跟我老公年龄相当,在我看来,她更像是我们的孩子,虽然不能代替父母照顾她,但我们愿意代替父母来爱她。
通过婷婷我认识了齐齐,我才发现,在我们周围有很多孩子,他们有父母却没人关爱,十五六岁就出来打工,成长都靠自己,生活完全靠自己的努力。没钱,父亲让跟母亲要,母亲让找父亲。没法子,只能饿着,饿到有钱吃饭为止。可是齐齐靠着自己的努力活得很好,但是最近齐齐生病了,风湿性心脏病折磨着她,浑身疼痛,若不靠着止痛药和酒精的麻醉她几乎无法入睡……很难想象,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孩,要有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挺过病痛和被家人抛弃的双重伤痛?齐齐的故事我已经写完很久了,一直放在我的稿库里。我是想把2015年第一篇留给她,让大家知道,在我们的周围有这样一群孩子,需要关心和爱。我们的力量虽然微薄,但如果遇到他们,请善待他们,因为他们看似坚强的背后,是无比的辛酸和难以想象的苦难。
但愿,在即将来到的2015,每个痛苦的灵魂都找到栖息的处所,每颗伤痛的心灵都能得到安慰。不管怎样,就让我们把压力和重担都留在2014,向着幸福的2015,起航!

●电话:85375621
●桥桥QQ:1922559862
●桥桥邮箱:1922559862@qq.com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新文化报社
●邮编:130022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