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桥文:我是这家中的“死囚”,如今终于获得了自由

父母亲无休止地相互攻击、谩骂,搞外遇甚至闹自杀———
我是这家中的“死囚”,如今终于获得了自由
■主持人:桥桥 ■倾诉者:翩翩 女 19岁 大学生

翩翩在来信的最后说:“毕淑敏曾对监狱里的犯人说过,我想你们最渴望的就是自由,但是你们之所以没有了自由,就是因为侵害了他人的自由。我曾经就像是监狱里的犯人,虽然我并没有侵犯任何人的自由……”

1
我是个普通的女孩,却来自一个有些复杂的家庭。我父母从我有记忆开始就一直在吵架,甚至当着我的面割腕自杀,那场面让我永生难忘。
他们是在大学里自由恋爱的,虽然双方家里都反对,可是他们曾那么相爱,排除万难,也要在一起。也许是性格使然吧,两个脾气火爆的人凑在一起,谈情说爱还好,一旦涉及柴米油盐的琐事,问题就来了,日子一久,俩人便从爱侣磨成了怨偶。在我的记忆中,他们总是吵架,吵架的理由五花八门,他们总是用最恶毒的语言攻击对方,好像对方是仇敌而不是伴侣。
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我自小就很独立,六岁就能自己坐公交去上学,会自己做饭,而且味道相当不赖。我还能洗碗收拾屋子。在我小小的心灵里,是想用这种方式安慰他们暴躁的心。我以为这样做他们会开心,会为我骄傲,会因此换来和平,只可惜,当他们的脾气上来时,完全不会顾及我的感受,他们沉浸在自己的痛苦里。随着年纪的增长,看着他们彼此伤害,我真的心疼他们。有时我都觉得,自己好像是大人,而他们才是任性的孩子。
不可否认,他们是爱我的,只是爱我的方式非常特别。我从小到大都是好学生,是大家口中的学霸,班里总是第一,唯一一次考了第六,妈妈一撇子扇到我的脸上,脸火辣辣地疼,那种强烈的羞辱感令我恨不得钻进地缝里。我真恨自己不争气,恨自己无能,真的。妈妈骂我不要脸,是个笨蛋,没有用的东西……这些话比她踹我还让我疼,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破坏了所有人的幸福,辜负了他们的期望,那感觉太糟了。从那之后,我努力维持着优秀的成绩,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换得和平和尊重。
从小到大,他们只会因为两件事打我,一个是学习,另一个是撒谎。撒谎这事是怎么来的呢?有阵子家里接连少了几个碗,他们问是不是我打的,我说不是,真的不是。于是他们就打我,特别特别狠地打。我那时太小了,因为太害怕,只能屈打成招。从此我就明白了,撒谎可以不挨打,呵呵。生活在这样的家庭,我注定逃不掉挨打的命运,也注定要做他们争吵的目击者。记得有一次他们吵得特别凶,妈妈急眼了,就砸东西,见什么砸什么,还随手将电水壶丢出窗外。水壶砸碎了窗玻璃,掉了一地碎片。妈妈竟然捡起玻璃碴子朝自己手腕划,血喷了出来,滴在地板上,和碎裂的玻璃搅在一起,那场面特别恐怖。我想哭,却发不出声音,眼泪无声地往下落。我想冲上去阻止,可腿就像是灌了铅,挪不动步。那种感官的震撼和由心底升腾的绝望之感让我永生难忘,甚至成了我的梦魇。直到现在,那场景还出现在我的梦里,吓得我在惊呼中醒来。

2
爸爸妈妈其实都有不错的工作,可能因为他们总是吵架,无心上班,所以赚得并不多,家里甚至拿不出钱来供我上学。
高中我考上了通化最好的学校,可是因为家里没钱,只好放弃。不过这并不影响我的成绩,我可以毫不费力地考到全校前几名。因为我家离学校太远了,妈妈便带我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住。离开了爸爸,妈妈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她开始频繁地交网友,搞外遇。那个时候我没有手机,你们永远无法想象,当她整晚不回家,我一遍遍下楼用公用电话给她打电话时的心情;你们永远也不会明白,她回来时一身红印子,我一问她就骂得我狗血喷头是什么感觉;更永远也不会懂得,明知道妈妈在外面做了什么,可我却不能告诉爸爸的绝望,我怕他们吵架,太害怕了。曾经有无数次,我冲动地拿着菜刀出门,想去找妈妈的男人,杀了他,想警告他不要破坏我们的家庭,可是我始终没有找到。
其实,从初中开始我和爸爸妈妈就不再有交流了,因为每次只要跟他们提起学校的事,他们就说我净想没用的,好好学习得了。渐渐地,我便不跟他们说了,算起来我们已经有五六年没有好好沟通过了。他们完全不懂我在想什么,我的痛苦,我的悲伤,我的快乐,甚至我的秘密和渴望都只属于我一个人,我不想也不愿跟他们分享了。高二时我的成绩开始下滑,没有了成绩我就失去了谈判的资本。他们把我整天关在家里,除了学习什么都不许我做。在他们眼中,没有成绩连笑都不配。
爸爸为了阻止妈妈搞外遇,又要了一个孩子。我虽然不喜欢家里多个弟弟或是妹妹,但我又如何阻止得了?弟弟是个漂亮的小家伙儿,有了弟弟后,妈妈果然消停了。只是不久后她开始学佛,我不知道她都学了些什么,最后竟然走火入魔了,跟神经病差不多。她发病时身体虚弱,又安静又憔悴地躺在床上。我给她洗衣、喂饭,看着妈妈吃下我送到口边的每一口饭,我都觉得特别幸福。可是只要她稍稍好一点,就开始骂人,不分青红皂白地骂,好像所有人都欠她似的。她用那种极其厌恶的眼神看着我,我的心好疼,我不求妈妈关心、照顾我,我从初中起所有的家务都在做了,我只想要一个平凡、健康的家,但这对我来说都是奢望。
妈妈不吃肉,也不许我们吃,不让我们看电视、看报纸。我几次书本费都交不上,因为钱全被她捐出去了。即便如此,她还数落我补课花钱了,可我花的那点钱跟她比起来算什么呀?!

3
最让我难过的一次,妈妈把我衣服和教材都给扔了,还有我记了十多年的日记,也让她给丢了出去。我发现自己的东西全没了,疯了一样地冲出门去,几乎翻遍了附近所有的垃圾箱,却一无所获。那天我哭了很久,真的好伤心,可惜我记了十多年的日记啊!但我却什么都不敢说,因为怕刺激了妈妈,爸爸让我忍着点儿。每当这时,妈妈似乎也知道自己的优势,无论她做了什么,只要说一句“我有病”就可以不被追究。而我除了流泪,什么都做不了。不对,我唯一可以做的是忍受委屈。
在最难过绝望的时候我交了个男朋友,他比我大几岁。那时我高二,而他已经在外地上大学了。他是那种很健康很阳光的男孩子,有乐观开明的父母。或许在他的世界里永远不会理解我的痛苦和黑暗,但是我像飞蛾扑火般爱上了他,因为看着他就像是看到了光明。爸爸发现了,在他保守的思想里,高中生谈恋爱就是件罪不可赦的事。爸爸狠狠地打了我,打得我几天下不了床,他把我的成绩下滑全都归到了我恋爱上。爸爸拎着棍子狠狠地抽在我身上,后来每次看到那藤棍我都能联想起那日心惊肉跳的痛。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法坐下来,因为我屁股上有一层厚厚的血痂,坐在课堂的板凳上常疼得我直冒冷汗,却又要装作没事,怕被同学看出来。而我恋情也因此戛然而止,远方的他怕我受苦,大病了一场,最后跟我爸爸保证再也不联系我了。
身上的伤总有好的一天,可心里的坎儿却很难逾越。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对学习简直是恨之入骨,其实我对一切都失去了热情,可我却又不得不学习,因为只有好成绩才能换得我想要的生活。压抑的情绪像蛇毒一样盘踞在我心头,高中那几年我几乎没快乐过,就像是监狱里的死囚,觉得一切都毫无希望。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想明白了,我只有考上大学,才有可能逃离这一切。你知道吗?大学我最远报了云南。前段时间,当我拿到长春某高校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掉,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终于自由了,终于可以脱离这个家。爸爸妈妈也都很高兴,我知道他们是爱我的,只是他们的爱太过沉重,让我无力承受。
也许大家看到这篇倾诉的时候,我早已离开了通化这座生活了19年的城市,我要带走所有幸福的记忆,而那些属于痛苦的、悲伤的、无助的往事,就让它们随风远去,化成过眼云烟吧。但愿,幸福在前方。

主持人桥桥:我特别希望翩翩的父母能看见今天这篇文章,听听翩翩的心声,看看在他们吹毛求疵的教育下,孩子是如何的焦虑和痛苦,那个小小的心灵到底遭遇了怎样打击和折磨,他们的冷漠和自以为是究竟给孩子带来了怎样的伤害。而他们还给自己的行为冠以堂而皇之的借口———爱。只是这样的爱,太沉重了。
让孩子生活得有安全感是为人父母最起码的责任。不要以为感情只是两个人的事,在孩子的面前毫无顾忌地相互攻击、谩骂,宣泄怒气,这对孩子心理造成的影响是无法估量的。学习成绩不是衡量孩子的唯一标准,天生我材必有用,只要孩子勤奋、乐观、品性纯良,一样可以拥有健康、快乐的人生。
有这样一个故事:父母在睡觉,9岁的孩子在房里学习。这时家里来了持刀的盗贼,孩子害怕地喊:“爸妈,家里来贼了,他手里有刀!”可爸爸却说:“儿子,我们在休息,你去把贼赶走!”现实中当然没人会这样,但是,如果把这个盗贼换成孩子不会做的功课呢?换成在外面被同学欺负呢?换成不敢参加的比赛呢?换成不喜欢的数学课呢?请问这样的爸爸妈妈,你们是跟孩子一起对付盗贼,还是让孩子自己面对持刀的歹徒呢?

如果你也想把自己的故事变成铅字,请qq联系我~~
●电话:85375621
●桥桥QQ:1922559862
●桥桥邮箱:1922559862@qq.com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 新文化报社
●邮编:130022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