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桥文:谢谢老爸老妈,代替爸妈爱了我!

谢谢老爸老妈,代替爸妈爱了我!
■主持人:桥桥 ■倾诉者:樊女士 72岁 退休医生

樊女士和丈夫与老爸老妈(中间)近期的合影

人与人之间的际遇真是很奇妙,樊女士在机缘巧合下遇到了真正的亲情。这话听起来有些无厘头,咱们不妨先听她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1

我出生在蛟河天岗附近的一个小地方,地方虽小,但通火车,我父亲就在车站工作。我们曾有个幸福的家,我4岁那年,母亲因病离世,丢下了我们五个孩子,那一年大哥11岁,我最小的弟弟还在襁褓之中。小弟没奶吃,常饿得直哭,舅奶给他喂玉米糊糊,可是他太小了,消化不了,肚子胀得像个小鼓。无奈之下,为了让弟弟活下去,爸爸把弟弟送给了村里孩子刚出生就夭折了的于姓人家。之后父亲几次调动工作,我们家搬离了老家,从此与弟弟失去了联系。

后来父亲续弦,继母不喜欢我们几个,只管自己的小孩,我们常常是吃不饱穿不暖,还要莫名挨打,父亲常年在外,根本管不上我们。1960年,我考入了通化医学专科,就是现在的通化卫校的前身,终于走出了那个满是痛苦的家。

毕业后我留在学校的附属医院工作,之后便开始着手寻找失散的小弟。听说他在吉林市上初中,我迫不及待地赶往他的学校。我跟老师去看了我弟弟于永泉(弟弟养父给起的名字),老师说他正在操场上体育课,让我自己去找他,我的脑子突然间一片茫然,我们已经18年没见了,我哽咽地跟老师说:“我不知道他长啥样。”说完眼泪就滚滚而落。老师愣了一下,可能看我不像坏人,就喊了个同学带我去找他。

我站在操场边上,远远地看见一个小伙子朝我跑来,我的眼泪一下子又涌了上来,其实我根本不必认,眼前的这个男孩就是我哥的翻版,只一眼,我就肯定他是我弟弟。

可我还不能告诉他我是谁,只说是他家的老邻居,顺路来看他。失散十八年,头一次这么近距离看着他,听他说话,我想哭,却只能忍着。回去后我辗转反侧,想要认他。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我决定给他写封信,说明来龙去脉,可信发出了,却从此石沉大海。

直到1965年夏日的一天,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儿找到我,她自我介绍说叫王艳华,是我弟的同学,听我弟说他在通化有个姐姐,于是她趁着放假回家就来看看我。王艳华性格活泼也很健谈,她知道我和弟弟的故事,知道弟弟有心结,我弟始终不理解其他的兄弟姐妹都可以在一起,却独独把他送了人,他为此很生气,所以不想认我们。

后来还是王艳华做工作,我们姐弟才终于相认。但是相认却不是故事的结局,只能算是个开始。而我和王艳华的缘分也不止于此,后来她嫁给了我的小弟,而我的人生,也因为认识了她开启了新纪元,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2

之后,王艳华请我去她家做客,那时她父母也就四十出头,王爸爸身材高大、不擅言辞。王妈妈是家庭主妇,非常漂亮,艳华的性格像妈妈,活泼开朗。王妈妈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温暖,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的那种温暖。在王家的那顿饭对我来说是绝对新奇的体验,王家有六个孩子,在暖暖的灯光下,一家人其乐融融地挤在桌边,孩子们边吃饭边抢着说自己一天的见闻,王爸王妈笑着听着,王妈妈还时不时打趣一下孩子,作为旁观者,我心里别提多羡慕了,忍不住跟着笑,笑到偷偷掉眼泪。

那是我第一次发现生活可以是这样幸福。我离开时,王妈妈对我说:“你在通化无亲无故的,以后有空就来,我给你做好吃的。”我笑着点头,是真心地点头,虽然知道自己不可能再来打扰。那时的我绝对想不到,有一天我会成为这个家里的一员,分享老爸老妈的温暖,他们会成为我的老爸和老妈。

几天后,老妈做了酸菜炖土豆,还蒸了菜饽饽,就打发三妹来医院喊我,我有些受宠若惊。要知道在那个一切都凭票供应的年代,一户一个月才一斤细粮,每人每月三两豆油,这个八口之家全靠老爸做会计师的微薄收入,压力可想而知,他们还总叫我回去吃饭,这样就是多养活一口人啊。

那之后的六七年里,我成了王家的常客。平日里就不说,每年春节,我因为不想回家,都会留在单位值班。于是每到除夕年夜饭时,老妈就打发二弟骑自行车来医院接我,二弟驮着我绕过浑江大桥,在寒风里骑20多分钟赶到家。一进屋,迎接我们的是满屋子的饭香和暖意,全家都在等我们吃饭了。你知道吗,这种感觉常会惹得我热泪涟涟。我从小没享受过家庭的温暖,不知道何为母爱,但那一刻,我觉得所有的遗憾都补足了。等吃完了年夜饺子,老妈会让二弟把我送回医院。直到我结婚,才不再去王家过春节。

我三十多岁时婚姻遇挫,一时没地方住,是老爸老妈收留了我,一住就是四年,白吃白喝。当时老妈跟弟弟妹妹们说:“你二姐现在有困难,咱们无论如何得帮她。”我在我家女孩中排行老二,所以王家的孩子也都叫我二姐。二弟还安慰我说:“我们少吃一口就有二姐的了,放心吧!”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何德何能,竟遇到了这么多好人。我常常会想,如果那个夏日的午后,王艳华没有出现,我的人生会怎样呢?

3

一晃眼,我们相携着走过了将近半个世纪。在老爸老妈的眼里我就是这个家的孩子,而且是几个孩子中最特殊也最受宠的一个。为什么这么说呢?老妈每年都给孩子们做衣服,大家基本都是旧衣翻新,只有我的是里外三新的。

我在医院工作,对时间要求很严格,可那时没钱买手表,老妈就把自己的手表给了我,要知道,那会儿弟弟妹妹们都还没表呢,却独独给了我。老妈的心呀,特别细,发现我腿疼,不知从哪整了块羊皮,给我做了个羊皮护膝,一到冬天我就戴着,特别暖和,我亲妈就算是还活着,对我想必也不过如此,想到此就觉得更温暖了。

后来我儿子到了结婚的年纪,可我没能力给他买婚房,正在愁眉不展时,老爸老妈来找我,说:“让小哲搬来跟我们住吧,我们给他腾出一间屋子结婚。”我当时就愣住了,这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等两位老人走后,我坐在床上放声大哭,这么多年,每次他们都是在我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挺身而出,为我解难。真的,那种感情,就算是现在想起来,还是忍不住想哭。

就这样,儿子在老爸老妈的家里结了婚,老妈都七十多了,还每天早晨起来给俩孩子做饭,我听了特别过意不去,都是需要晚辈照顾的年纪了,却反过来照顾我的孩子。虽然他们从来没说过,但我知道,我是他们的孩子,他们给我的牵挂不亚于家里的任何一个。后来我给儿子买房时差了点钱,老爸就召集兄弟姐妹们开会,说:“你二姐买房差点钱,你们有多多拿,有少少拿,都帮她凑点儿!”试问,亲生的父母兄弟有几个能做到如此?可我却遇到了。

而我所能为这个家做的,不过是在家里有人生病时去打个针,帮着照顾。两年前,老妈白内障很严重,医生建议手术,但两位老人很犹豫,就找我商量,最后是我拍板,决定做的手术。术后,老妈感觉眼睛亮了,高兴地说:“我这穿了好几年的棉袄,竟然还有花呢!”

这两年老妈年纪大了,还总是惦记着我。要是我几天没回去,她就打发二弟来看我,赶上二弟有事,老妈就自己走好几条街跑来我家,看到我一切都好,再放心地离去。我要送她,她说啥都不肯,说过马路时她就求人把她带过去,让我放心好了。看着老妈微佝着背脊,缓慢地挪动着脚步,我的心特别地疼,谁说没有妈妈的人生充满遗憾?

在我心里老妈就是我的妈妈,世界上再没有比她更好更尽责的妈妈了,也再没有比她更惦记我 的 人了。如果曾经我觉得人生满是缺憾,王家人则为我弥补了一切。二弟总是帮我干家里的杂活,其他的兄弟姐妹则在我无法抽身时替我照顾生病的儿子,老爸老妈提前给我买冬储菜……能遇上这样的家人,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

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的感激,今年9月28号是老爸老妈结婚70周年纪念日,二老已是90岁高龄了,我就祝福他们长命百岁,永远健康!再次感谢命运带我认识了他们,最后我想说:“王凯老爸,李淑芝老妈,谢谢你们代替爸妈爱了我,我爱你们,还有我的兄弟姐妹们,谢谢你们!”

主持人桥桥:

近日重读了龙应台的散文集《目送》,作者用缱绻缠绵的文字,写尽了亲情、友情和爱情。最后作者说:“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不用追。”樊女士和王家的情分看似机缘巧合,却冥冥中早已注定,无论是谁遇到谁,温暖了谁,陪伴了谁,都是幸福的。谢谢樊女士温馨的故事,祝两位老人健康、长寿!

如果您有故事想讲给我听,请QQ联系我,谢谢
●桥桥QQ:1922559862

●桥桥邮箱:1922559862@qq.com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
新文化报社
●邮编:130022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