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桥文:女人最想要两样东西:很多的爱和安全感

女人最想要两样东西:很多的爱和安全感
主持人:桥桥 倾诉者:多多 女 26岁 职员
QQ截图20160503053005
第一眼见到多多,她背着个小书包,我以为她是个高中生,完全没想到她已经26岁了。多多很爱哭,说到动情处,眼泪便哗哗地往下流……
1

我父母在我七八岁时就离婚了。我被判给了爸爸,爸爸带不了我,就把我丢给了爷爷奶奶。我爷爷是个脾气特别火爆的人,吼起来能把房盖都掀喽。在我的印象中,爷爷总在吼,家里永远在吵架,爷爷不但跟奶奶吵,也跟姑姑吵。我姑的脾气有点像我爷,又酸又急。年轻的时候因为处对象家里不同意,闹得人仰马翻,后来对象没成,但姑姑的精神就有了问题。小时候我很怕姑姑,她总趁人不注意打我、掐我,还骂我是“野种”。可我不敢告诉任何人,要是跟奶奶说,奶奶肯定能护着我,但我怕万一吵起来,姑姑一生气再离家出走,到时候我奶还得跟着操心。除了奶奶也就没人说了,所以我只能忍着。我爸偶尔会回来,但跟他说一点用也没有。我爸不像别人家的父亲,跟孩子可亲了,他基本不管我。对我来说,他就是个熟悉的陌生人。所以,无论家里发生什么,无论姑姑怎么对我,我都自己忍着。那时候我常常一天不说一句话,因为就算我说,也没人听,或者没人想听吧。

我9岁那年,父亲再婚了。我对后妈的第一印象就是蓝色的眼影涂了厚厚的一层。后妈对我挺好的,我其实挺高兴她来的,因为她在,我爸终于回家了,我觉得有些像家的感觉了。只是好景不长,才过了几年安稳日子,后妈就有了外遇。我爸是个老实人,但性格挺偏激的,发现后妈跟别的男人去舞厅跳舞,他拿着刀就跟去了,结果把后妈给捅伤了。我对那时的记忆就是一片混乱,爸爸成天往医院跑。后来他们又有了孩子,就没再闹了。只是自从有了妹妹,也就没人再管我怎么样了,在这个世界上,连我都觉得自己是多余的。

妈妈那时也再婚了,生了个弟弟,只是她跟后爸过得并不好,日子挺苦的。但我妈还挺惦记我的,所以我总盼着放假,可以去妈妈家住几天。我妈没钱,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有次我去,她领着我到邻居家借钱,然后去给我买了套新衣服。我那时几乎没穿过新裙子,衣服都是跟亲戚家孩子捡的。现在长大了,很心疼妈妈,也明白了她想尽可能地对我好,却力不从心的那种心情。

但是大多数时候,我都得住在爷爷奶奶家。有次奶奶出去串门,才走没两天,爷爷就跟我后妈吵了起来。他们吵得非常凶,我怕极了,躲在自己屋里,靠门板坐着,捂着耳朵不敢哭出声。可是他们的声音太大了,不停有骂声钻过门缝儿,钻进我的耳朵,然后我听到他们打到了一起。因为实在太害怕了,我连出去劝架的勇气也没有。那时候我除了哭、除了靠着门板发抖,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吃晚饭的时候我才看见爷爷,他满脸都是挠痕。奶奶很快赶了回来,进屋就开始训我,问我怎么就不拦着点。可我怎么拦啊?我其实明白我奶不敢说我爷,也不想得罪后妈,她只能冲我发脾气。那天我真的觉得特委屈,哭了好久。直到很多年之后,我已经长大了,每每做梦,我还是会梦见自己无助地坐在门板后,听着门外的谩骂和厮打声,害怕地哭泣……
2

终于初中毕业了,我辍学来长春投奔亲戚,再也不用看姑姑的脸色,不用担心家里突然吵架了。我觉得自己像冲出牢笼的鸟儿,终于自由了,能离开那个家,真的很幸福。只是童年的阴影一直如影随形,直到现在,我还是对突发的响动有着莫名的恐惧。只要是有人突然大喊一嗓子,我就吓得好久平静不了。

后来我找到了工作,自己能赚钱了。本以为从此就可以惬意地生活了,可这时家里又接二连三地出事了。先是爷爷被车撞了,撞爷爷的车逃逸,找不到了。爷爷去世没多久,姥爷就在爷爷被撞的同一个地方,也被车撞了。刚送走姥爷没多久,2014年奶奶打电话说姑姑生病了,不停咳嗽,去医院一查才发现,竟然是肺癌!我赶回家的时候,姑姑已经瘦得不行了,脸肿得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第一眼我都没认出是她来。想起跟姑姑在一起的那些年,她打过我,骂过我,可以说她是我童年记忆里的噩梦,可是看着病痛中的她,我突然觉得姑姑好可怜。我走近她,轻声问她:“你知道我是谁吗?”姑姑抬起浑浊的眼睛,喊了我的乳名,那声音带着我穿越到多年之前。那时姑姑还没生病,她会带我玩,教我唱歌,喊我刷牙……也许是命运的捉弄吧,转眼她已经病入膏肓了……

短短几年,接连失去了三位亲人,那段时间可真是难熬。从那时开始,我对生命产生了怀疑,为什么我们的生命如此脆弱?而每当厄运来临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太渺小,如此无力,又如此无助。可生活还得继续,我还得努力工作,养活自己。可就在这时,我自己也突发了好多状况。

那是2015年的初夏,我那时住单位宿舍,起夜从上铺下来的时候突然眼前一晕,就直接从上铺摔了下来,然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后来是寝室的人把我叫醒的,而我对刚刚发生的一切却毫无记忆。这之后,我常常无故晕倒,最严重的一次晕倒额头撞在了门框上,出了好多血。但出事时正好是午夜,大家都在睡觉,谁也没发现我昏倒了,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地上躺了多久。等我醒来的时候,就觉得浑身发冷,好不容易才爬回到床上,伤口也没包,就稀里糊涂地睡了过去。早上起来又急着去上班,也没时间处理,幸亏年轻,伤口不治也自己痊愈了,只是留了个小疤,让我用刘海儿挡住了。

频繁的晕厥让我特别害怕,有阵子胸口也疼,喘不过气来。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状况,不过这次我很感谢父亲,虽然他这辈子都没怎么管过我,没尽过什么父亲的责任,但是他知道我病了后,赶来了,带我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虽然到最后也没确诊是什么病,但因为有父亲在身边,还是让我安心了不少。因为无法确诊,有阵子我的压力特别大,常常无法控制地号啕大哭。
3

在我最脆弱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男人。他比我大8岁,人长得一般,但很细心。记得第一次接触,我在刷饭盒,他说女孩子最怕着凉,别用凉水刷,让我接点热水。不知怎么,他的话让我心头一暖,从来没人这么关心过我。后来他对我一直很照顾,于是我们在一起了。可是我年纪还小,他家里却急着要结婚,而他家是农村的,几乎可以说是一无所有,连结婚的必备条件都没有。我一直没敢跟家里说他,因为知道家里不会同意的。可是因为贪恋他给的温暖,舍不得离开,一拖就是4年。直到他等不了了,跟我提出了分手,我可怜的初恋才算画上了悲伤的句号。

那之后我开始不停地相亲,有人介绍就看,却一直没遇到合适的。前不久我认识了斌,对他我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没有一见钟情,没有特别的心动,但是大家都说他人挺好的,我就答应处处看了。我们其实挺有共同语言的,都是单亲,说小时候的事,有好多相似的经历了,时间久了,有种同病相怜的感情。他对我很好,可以说是很上心。没嫌弃我身体不好,总陪我去医院检查,冬天的时候会给我买加热鞋垫,怕我着凉。有次他开车送我回奶奶家,路特别颠,也许是看出我不舒服,他立刻放慢了车速,还不停地问我怎么样了。很多他对我的好,我都看见了,也都记得。可是我们越是交往,我心里就越是挣扎,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是对的。怎么说呢,我周围有很多朋友,都跟我一样,是从农村出来的女孩,她们都找了有钱的男朋友,别看赚的不多,但买一套化妆品的钱比我一个月的工资都高,而且每天男朋友车接车送的,总是穿着漂亮衣服,出入高级会所。再看自己,我心里不免有落差,会不平衡。有时我就想,我和斌都是普通打工者,赚得不多,现在还好,就我们俩人,有钱没钱都能对付过。可如果以后有了孩子,我们俩这点钱养孩子就困难了,又没人能帮我们,全得靠自己。每每想到这里,再想起那么痛苦的童年,看看我父母现在的生活,我就害怕了。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勇气踏进婚姻,也没把握过得幸福。我现在很矛盾,也很害怕。有时想,如果离开了他,可能不会再遇到比他对我更好的人,可如果就此认定了他,又有些不甘心。我真不知该怎么办好了。

主持人桥桥:永远不要用别人的价值观来定义自己的幸福。你的朋友过得再风光,她们背地里的眼泪你是看不到的,所以不必羡慕任何人。爱情其实很简单,适合的就是最好的。张小娴说:“女人到底想要什么?答案还不简单吗?无论她看起来想要什么,她想要的终归只有两样东西:很多的爱和很多的安全感。”
如果你有故事想说给我听,QQ私聊:
●桥桥QQ:1922559862
●桥桥邮箱:1922559862@qq.com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新文化报社
●邮编:130022

我的微信公众号,长按或扫描即可关注
qrcode_for_gh_a645625e8734_258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