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压力惹的祸

又到了约定的时间,下午两点刚过,艾美丽左手按在胸前,右手拽着斜肩包,耸着肩膀驼着背,踮着脚走进来。我一直看着她保持着这个略显奇怪的姿势在屋子里来回晃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一个满意的姿势坐下。“完了,这回我真的生病了!若不是约好了来见你,我都不想出来了。”她语气低沉,连声音都很疲惫。

我问她怎么了?有没有去看过医生?艾美丽说:“太吓人了,你听我详细说。”

几天前的晚上,艾美丽在家看电视,觉得口渴想去喝水,一站起来突然觉得胸口疼,疼的那个厉害啊,重来就没这么疼过。开始以为是自己起身起猛了,赶紧重新坐下。但是,不行,先是集中在前胸一个点上,然后串着疼。疼的人一动不敢动,脑子瞬间就蒙圈了:心脏出问题了!这是传说中的心绞痛吗?我要猝死了吧?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流下来,艾美丽双手捧着胸口,顺势跌躺在沙发里,陷入巨大的恐慌中。

躺倒后,高疼痛的持续竟然让艾美丽出现了幻觉!自己短暂的一生象演电影似的,一幕幕从脑海里浮现:小时候挂着钥匙背着小书包默默走在回家路上的孤单背影、大学里披散着过肩长发白衣白裙迎着风仰起的削尖下巴、工作后套着灰色制服在各种纸箱和成堆的布匹中跳跃的双腿。。。然后是不同时期,各种对话的场景:和父母的、和老师的、和同学同事朋友的(包括和我的)。。。耳边各种声音响起,眼前大大小小很多个的艾美丽的脸轮换着叠加着出现,看起来那么的奇怪。。。

艾美丽在恐惧中战栗起来,突然觉得自己到目前为止活得如此卑微、如此怯懦、如此的不真实。。。“我要是死了该怎么办?不,我不能死啊!”她觉得羞愧、更觉得委屈,伴随着阵阵的疼痛,悲从心来,眼泪奔涌而出。

刚开始,她只是默默地流泪,后来越想越难过,此时此刻,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当然,平时也没有,父母都在老家呢,单身的她刚结束了一段感情),艾美丽干脆嚎啕大哭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艾美丽最后哭的虚脱了,然后,竟然睡着了!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她毫不费力地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意识到自己能活动自如,胸口也不疼了,艾美丽在原地发了好一会儿的呆。

我问她有没有去医院检查一下,艾美丽说去了,心脏什么的五脏六腑统统检查了一遍,居然完全正常。医生在为她检查的时候,哪都不疼了,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把昨晚的梦当真了。在医院折腾了几个小时候,艾美丽迷迷糊糊地往家返。一路走一路觉得匪夷所思,莫名地焦躁起来。突然,一种熟悉的疼痛感从后背袭来,艾美丽呆住了,下意识活动了一下胳膊,疼痛开始急剧扩散,前胸连着后背钝痛!

艾美丽立刻折回了医院,一路小跑大汗淋漓,奇怪的事发生了,排到医生面前时,她的疼痛又消失了。。。后来,医生给艾美丽出了一个诊断:肋间神经痛。同时被告知,肋间神经痛发病突然,病人通常感到痛苦难当,但目前西医对不明原因引起的肋间神经痛尚无特效疗法,只能给她开一些止痛药暂时缓解症状。艾美丽觉得很闹心,这要是以后转个身、走走路、打个哈欠什么的就能诱发肋间神经痛可咋整?

我安慰她说:“是挺闹心的,但我们至少知道这是神经痛不是心脏病,再疼的时候你就不会那么害怕了,这也是好事。”“嗯,那倒是,第一次发作的时候可真是吓死我了!”艾美丽捂着胸口回答。“现在想想,仍然心有余悸呢!你快给我分析分析,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啊?”“你是说,让我分析第一次发病时,你的感受吗?”“是啊,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呢!眼前象过电影似的,印象太深刻了。”

其实她说的这种感觉,我相信很多人或多或少,都以不同的程度经历过。

风景照片 076

总也不生病的人,突然生病了,身体上的各种不适都能让我们陷入莫名的恐慌之中。平时就比较敏感的人在这个时候会格外的脆弱,想象力也变得格外丰富。各种各样的,杂七杂八的念头都将以担心之名涌现出来。病来如山倒的突然与病去如抽丝的缓慢形成强烈的冲击力,让我们的情感体验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

大家可以仔细回想一下,其实在这个体验里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存在:作为病人的自己能鲜明的感受到内心最真实的心理活动。换句话说,生病是一次能真正了解自己、看清自己内心所有情绪的时机。那些被隐藏在深处、平时没有得到关注、却有着强大破坏力的情绪象角落里的蘑菇一样悄悄长大了。

在我还没有接触心理学的时候,有那么一阵子,几乎每个月我都会感冒发烧,每次7-8天,持续了大半年。我一发烧的时候,有个姐姐就问我:你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好?有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吗?你是不是最近情绪一直低落啊?刚开始的时候,她一问,我总感到莫名其妙的。不好好吃饭,身体弱就容易感冒呗;工作累没好好休息也容易感冒啊;抵抗力下降流感病毒躲不过去之类才是正常的解释,这感冒发烧和心情有啥关系?太无厘头了。

后来才知道,有一个被称作压力的词,用来描述人们在面对工作、人际关系、个人责任的要求时所感到的心理上的紧张状态,是环境中的刺激所引起的人体的一种非特异性反应,即应激。压力对人的最直接的负面影响是产生慢性疲劳综合症。也就是说,消极的压力反应症状往往是不容易察觉的,先是在人的心理层面出现一些负面的情绪,比如:疲劳、急躁、冷漠、孤独、厌倦工作、注意力分散、缺乏创造性、记忆力减退、自信心不足等。

当这些情绪没有引起当事人足够的重视,甚至连关注都没有的时候,压力的负面影响将继续发展,发展到一些可以让人体感觉到的生理表现,例如:心率加快心慌、血压增高头晕、恶心、肠胃失调、爱出汗、头痛、胸口疼、肌肉紧张、疑病、睡眠不好、容易感冒、脸上长痤疮、身上容易发生湿疹、神经性皮炎、荨麻疹等各种过敏症状。

人生理上的表现直观可见,客观存在,很难让人忽视。这个阶段人们开始寻医问药,出入医院。可是有些毛病,经过治疗并不见缓解,或者是反复发作。我们开始变得焦虑、烦躁、各种郁闷,身体不舒服折腾人啊,换个药吃吧,再找个医生看看。反反复复之后,病没有治好,我们又出现了一些行为上的反常,例如:变得拖拖拉拉、低效率、无精打采、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开始酗酒赌博等、贪吃肥胖、不愿参加社交活动,不愿意与人交流,孤僻。。。严重的最后发展成为各种神经症。

这些个不良后果,人们通常认为是生病带来的。于是,到了神经症的地步,我们又开始用药。用药之后,有时候有效果,有时候没有效果。有效果的时候,好了一阵子我们也许又病了。没效果的时候,我们的情绪更坏了。但是仔细想过没有,我们究竟是怎样生病的呢?

当然,生病的原因有很多,但是,我们要不要先排除一下压力源引发的生病呢?现实生活里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得了病之后,没有用药的病人也痊愈了。

从表面看,一切似乎很简单。病人注意饮食,好好休息了一下就好了。但是,分析过后我们发现另有原因。那个人所处的实际情况发生了变化,产生负面情绪的压力源消失了,最初的带来压力的那个没有处理的情绪随着情况的好转消失了。在生病的过程中,是情绪的好转,带来正向的力量作用于我们的身体,也没有用什么药,我们的头疼消失了,不再过敏了,虽然淋了雨第二天也没有感冒。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在头脑里完全没有任何技术概念的情况下,出于本能,我们集中的宣泄了一下自己长期积累的负面情绪,疾病也会得到缓解。艾美丽那晚突然的胸疼就是这种情况,因为非常非常疼,艾美丽真的被吓到了,家里又孤身一人完全没有依靠。她疼的浑身动弹不得,以为自己是心脏病发作可能要死了,于是陷入到巨大的恐惧中。

巨大的恐惧,唤醒了艾美丽内心深处很多深刻的记忆,脑海中闪过的画面,还有过去我们之间谈话的影响,让她对自己,以及过去发生的一切有了全新的思考,并在假想的死亡面前勇敢地面对了自己真实的情绪。

她意识到自己在初三那一年发病,完全是出于对父母长期散养放养却高标准严要求的一种反抗,还有对即将到来的中考的信心缺失。她只是用沉默来表达自己的怯懦和愤怒,却被堂而皇之的冠以自闭。得了“自闭”之后享受到的自由、被关注、大人们的妥协等让艾美丽感到安全舒服,所以她愿意自闭。高考前的“犯病”让她躲过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心惊胆战,艾美丽心里洋洋自得,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大学里的“贴标签”让她体会到个性化崇拜,追随者们满足了艾美丽的虚荣心。现实生活中,她需要却一直未曾被满足的情绪,通过“自闭”这个标签一一实现了。

但是,工作以后的情况就完全不同了。艾美丽无法再享受到一个“病人”带来的特权,更多的却是沮丧。在工作中,领导们不敢将更多更大的责任放在她的身上,试想一下,在销售为王的公司里,有谁愿意让一个“自闭”患者成为团队的领导者呢?在恋爱关系里,艾美丽认为有个性有故事的自己将获得更多的爱怜,事实上她也是这样理直气壮地期待了,然而,被吸引来的那些人竟然是真正的“病人”。

艾美丽躲在“自闭”的标签下曾获益的经验不再给她带来好处,意识到这点让她很害怕。她对自己变得越来越不满意,觉得别人越来越讨厌。艾美丽有时觉得大家似乎也发现了,于是,她开始不相信别人,常常觉得手足失措,不知道该如何自处。她去洗手间的时候,有时甚至不敢照镜子(因为无法直视镜子中自己的眼睛),匆匆一掠便走了。

只有一个想法可以让艾美丽获得安慰:我是一个病人啊,所以我成为现在的摸样,我能做到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改变什么的对于我来说太难了。那些对她不满意的人,又怎么好意思对一个病人有过多的要求呢?但是安慰只是暂时的,压力依然来自四面八方,躲在一个病人的标签下,艾美丽并没有获得心灵的解脱。

艾美丽嚎啕大哭的那晚,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响亮地宣泄。她哭得肆无忌惮,昏天黑地。。。和鼻涕眼泪一齐宣泄掉的还有那些存在于她体内多年的负面情绪。在她重新认识自己的那一刻,那些被隐藏的负面情绪就全都释放出来了。。。也许对死亡的恐惧唤醒了艾美丽面对自己的勇气,客观的对内心进行了梳理。因为真实,而且时间紧迫,根本没有机会隐藏,她终于对自己有了正确的认识。

总结来说,在眼泪中,艾美丽的心灵好好的洗了一个澡,虽然是意外,但是,艾美丽靠自己的力量完成了一次心灵的蜕变。人,要有勇气面对真实的自己,要有勇气说出内心真正的想法,更要用正确的方式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风景照片 081

“这么说,我还得谢谢这个肋间神经痛了?!”艾美丽笑着说,我迎上她清澈的目光,心里开心极了。“是啊,有时候生病也是件好事!它在提醒你思考,最近是不是压力大了!”

艾米丽点点头:“可是,你知道吗?真的很疼啊,一疼起来一动都不敢动啊!”我想了想问:“第二次发病的时候是不是比第一次疼的轻些?时间是不是也短些?”“嗯,你这一问,还真是这种情况。但是,什么时候能好啊?”

什么时候能好,我无法确定。多因一果,艾美丽的肋间神经痛是真实存在的。我相信艾美丽既然学会了识别压力带来的负面情绪,就一定有释放这些“坏情绪”的能力。我们既要从心里层面入手,也要积极锻炼身体,调整饮食起居几方面一起努力才能最终远离疾病。

 

 

 

————————————– 艾美丽 第二章(完)—————————–

【撰文:杜若 、图片:来自网络】

–2014.08.31–

 

 

杜若

关于杜若

自由撰稿人,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追求用最简单的语言分享心理学知识。让文字为心灵加油,用阅读来疗愈。让自己读懂自己,摆脱情绪困扰,维护身心健康。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都是压力惹的祸有5条评论

  1. 小风说:

    这样看来要及时休息,及时调整心情。自己平时总是一味坚持,觉得忍耐一下就会过去的想法不可取啊。

  2. 田丽说:

    也许生病可以获得的关注让人觉得太温暖了,所以,我有时下意识的生病了 :?:

  3. 匿名说:

    生病时练习超越对未知的恐惧: 我们所有的关注,如果只有在自己的身上及自己所爱的人身上,不免会害怕未来出现不好变化的莫大恐惧,但当心念转到关怀,利益他人时,马上可以升起一股慈悲的能量来去除恐惧,如能把握住每一个当下,不论是升起一个好的善念,或给予别人一句温暖的话,或实际做利益他人的事,内心都会感到极大的喜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