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卑微

假若,人能想明白自己存在的卑微性,应该就会同时想明白:越懂得接受的心灵所享有的自由度越高。

接受与自由,看似有些矛盾。因为在人们的观念里通常会这样想,自由是积极进取的,是可以选择的,是能够展现力量的。接受是消极的,是被动的,是无奈之下的结果,是受到束缚的。所以,渴望挣脱束缚,渴望享受自由,渴望变得强大的我们总是在不自觉的抗拒。

460

可是,有时我们抗拒的,也许是上天赐予的礼物,今天就来说说孔健的故事。

孔健是一位我很尊敬的朋友,长的很帅气,人也很幽默。最重要的是,他总能给人一种强大的安全感。我们在一起探讨过这个问题,为什么一直以来他都能保持这种状态,后来总结出与他是个问题的解决高手密不可分。

无论是在工作关系里,还是在家人和朋友的关系里,他总是提供支持,解决问题的那一个。所以,生活中人们习惯把孔健当做求助的对象,是标准的“定海神针”。

这样的人应该是内心强大的吧,所以,当孔健出现严重的失眠之后,他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的身体可能出了毛病。然而一轮轮的检查做下来,各种诊断结果都很模糊,可能、推测、不排除。。。最后竟然没有一个能说明白。

孔健拿到手一堆药片很头疼,于是他来找我聊聊。问题解决专家上门来了,这可得认真对待。

老实说,他的检查单我看完后也很迷糊,除了脂肪肝、轻微的胃溃疡、还有血糖略高以外,其他的都不明确,可是诊断结尾却写着一句:请进一步详查。

“还咋个详查?本来就睡不好觉,这到了晚上还新添一愁,这一堆药,吃还是不吃?”第一次看孔健皱着眉头发愁的样子,我还觉得挺有趣。“那你吃了没有啊?”“没吃,我傻啊,都没查明白,就说吃了观察看看,实验那?”“既然不吃那纠结啥?”“睡不着觉心烦啊,偶尔也想吃了吧,也许吃了就能好好睡上一觉。”“那你就吃一粒试试呗!”“不行,那药的副作用吓死人。”“你胆子可真小!”我打趣他,可是这时的孔健脸色突然一沉,虽然之后很快恢复了正常,却让我愣住了。

孔健提出告辞,说反正大致情况你也都清楚了,给个建议吧,该咋整?我想了想问他,最近一段时间有没有做运动,孔健摇摇头。“那从今天开始,你就每天拿出一个小时做有氧运动吧,不用大汗淋漓,但是要保证出汗。另外,在睡觉前半个小时泡泡脚。”孔健点头当应,“那还是睡不着怎么办?”我问他以前曾教过的放松术还记得不,他说是那个呼气吸气,握紧打开吗?我说是,于是,孔健走了。

孔健走了之后,我陷入了思索。

资料显示:在失眠的人群中,大约有1/10的人是感到睡眠不足,更多的人则是对他们的睡眠质量不满意。除了躯体疾病,睡眠中的问题均源于情绪。所以,想要一个好的睡眠,首先要管理好情绪。那么,引发孔健失眠的问题根源在哪儿呢?

想来想去,我给孔健的太太小乔打了电话,这个电话打的太正确了。

通过询问我了解到:大约在三个月前,和孔健关系走得很近的初中同学齐玮突然离世,留下家里一对年迈的老人。孔健知道消息后很震惊,但是面对手足无措,陷入绝望的老人,也只有忍住悲伤,极力地去安抚。孔健独自一人操办了齐玮的葬礼,而且,为了不引起其家人的悲伤,他在医院的太平间和葬礼上都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感情,保持了一贯的强大作风。

齐玮是因为药物中毒抢救无效离世的,前后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速度之快让人瞠目结舌。齐玮的爸爸妈妈在葬礼结束后每天都以泪洗面,只有在见到孔健的时候才能稍微平静一些。有时,齐玮妈妈拉着孔健的手,不停地诉说,一说就是好几个小时,简直就把孔健当成了自己的儿子齐玮。

难能可贵的是,孔健真像是他们的儿子一样,无时不刻关注着老人的感受,用各种办法逗他们开心,帮助他们走出悲伤。但是,孔健自己开始失眠了,而且越来越严重。

了解到这个情况,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我请小乔做好以下几件事:

1、  记录孔健每天上床睡觉和起床的时间,入睡时间单独写下来。

2、  在他失眠的时候,试着和他聊天。引导孔健回忆处理齐玮这件事的所有细节,一定要想办法鼓励他把当时和现在自己内心的想法和感受表达出来,尤其是悲伤的情绪,如果能哭一哭最好。

3、  修正之前给的建议,当孔健拒绝谈话的时候,约他一起做大体力运动,能出一身透汗的那种。

孔健的成长经历很顺,没有遭受过什么大的挫折。因为号称解决问题的高手,一贯以强大自居,很少求助他人更别提示弱了。他能来找我已经是很大的突破,我不指望自己能让孔健放下内心的防御,在我面前流露出悲伤,所以我只有寄希望于他的枕边人了。

小乔和我说,和孔健聊齐玮真是一件苦差,因为他总是说自己没事,失眠和这件事情无关。直到有一天,孔健在一个荒诞的梦中哭醒了。摸着自己脸上满满的泪水,他发了很久的呆。小乔及时地对他说,杜若说过,梦也许是没有意义的,但是梦里的情绪全都是真实的。你为什么哭呢?

这里真的要表扬小乔同志一下,提问的恰到好处啊!孔健终于开始正视自己的失眠是由压抑的情绪引发的这个判断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在孔健试着将自己失去好友的悲伤用语言说给小乔听时,我对他已经完全放心了。“那一刻,他的眼睛里有对生命无常的恐惧,我只有紧紧抱着悲伤的孔健,陪着他掉眼泪。”小乔说自己嘴笨,词穷,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我说,你就这样陪伴在他身边什么也不用说。

因为一贯掌握主动权,总是能成功解决各种问题的孔健,这次体会到了强烈的软弱感。他讨厌这种感觉,孔健的生命经验已经在潜意识里夸大了他自己的个人力量,无法接受生命的无常,更忘记了我们人类存在的卑微。于是,孔健无法接受自己突然出现的这么多无法控制的情绪,悲伤是其中之一。

好友因药物中毒突然去世,这是一个事实存在。由此引发的系列情绪,震惊、悲伤、还有愤怒和无奈也是事实存在。这些事实,孔健必须正视、接受并给予尊重。

是的,是尊重!不知道大家听过这个说法没有?悲伤,这个情绪的存在,其实是大自然给予人类的馈赠,是礼物!只有借由悲伤这种情绪的体验,我们才能从失去挚爱亲人的伤痛中走出来。其他任何办法,都做不到这一点。

这种体验必然是痛苦的,是人都想逃避的,所以,我们总是习惯性选择了伪装。希望通过各种难以识别的伪装抵抗那些无力感的撕扯。

值得庆幸的是,人的身体无比诚实,潜意识从不伪装。自我意识中的抗拒指令并没有证明自身的强大,相反在软弱里越陷越深。所以,不接受自己的悲伤,就无法停止那些莫名其妙的各种折腾。不学习接受,我们就无法与生命中的过去做一个告别,自然也就失去了继续前行的自由。

故事讲完了,如果还有什么也在阻碍着你的接受,请想想这句:自在世界里,人本卑微。生命短暂,自由最可贵。

 

撰文:杜若

图片:来自网络

 

2014.11.07

杜若

关于杜若

自由撰稿人,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追求用最简单的语言分享心理学知识。让文字为心灵加油,用阅读来疗愈。让自己读懂自己,摆脱情绪困扰,维护身心健康。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我本卑微有8条评论

  1. 匿名说:

    ;-) ;-) 说得真好,看完了我想想,成人之后,如能还象孩提时一样不必伪装有了悲伤就哭出来,。。。该有多好。

    • 杜若 杜若说:

      成人之所有不容易哭出来,是因为在成长的过程中一直在练习不要哭。而且如果想哭就哭的话,有时也确实有碍观瞻。成人可以练习不在人前哭,或者在某些人面前选择不控制。

  2. 匿名说:

    我本卑微,是一种放低的姿态吧?放的低便能接纳的广,要想变得强大先要接受自己的软弱。

  3. 匿名说:

    看完有些感动,很有深度的文章!文章中的故事,如果没有相似经历,没有过悲伤的人是很难懂的!

  4. 匿名说:

    深有感触

  5. 杜若 杜若说:

    愿您获得安慰,享受自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