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桶的爱情

秋风起,满地落叶,小雨袭来,凉意浓。

贺力说想找我聊聊,这样的天气里最适合聊天。我笑着问他,想聊点什么,他说怀旧。好吧,怀旧。。。“二十年同学聚会闹的吧?”我打趣他,贺力毫不掩饰地承认了。

“看来有故事听啊,初恋?”“不,是暗恋。”

贺力愁眉苦脸的叹气,用手挠挠头,“就是一直想不明白一件事,前一晚还在一起推心置腹的两个人,第二天就变成了陌路。我一个晚上的兴奋和期待在一秒里冻结无处消化。”

“直到现在都没有消化吗?”“直到现在!”

贺力说:“这次同学聚会,我看见她了。本来以为不在意的事情又被翻了出来。我心里有非常强烈的愿望想走到她面前,看着她的眼睛问,为什么?为什么?当年究竟是为了什么啊?。。。”

“你问了吗?”“没有,我和当年一样衰。”我们俩各露出八颗牙对着乐。

二十年前,贺力17岁,高三晚自习后,他和往常一样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晃晃悠悠之间,贺力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兴奋地向这个身影移动过去,悄然站在她的背后。邢蕾,一个什么时候出现都能吸引贺力全部视线的人。纤细的腰肢,一条长长的马尾辫,淡淡的花香随着辫子的摆动不断地闯入贺力的鼻息。

贺力有些激动,一时间竟然忘记了打招呼,这么近距离的和邢蕾接触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而且貌似今天还没有其他同学现场碍眼,难道这是上天感应了他的烦恼,让他能在毕业前表露自己的心声吗?

这个叫邢蕾的女孩,是贺力他们班班长,是他在高中入学报到那天,走入校园第一个见到的同学!贺力说,永远也忘不了与邢蕾的初次相见(因为太神奇了)。这个女孩白净又秀气,五官不是多么惊艳漂亮,但就是一笑起来,不得了,眼前一片闪亮亮。贺力只是问个路,邢蕾笑着指路如何去教导处,就短暂的一分钟,明明是个阴天,贺力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满世界都是太阳,明晃晃的,让他睁不开眼睛。

后来一分班,他俩一个班,贺力这个激动,但是再一看,形势不对。邢蕾完全就是学霸兼知心姐姐,老师的宠儿,同学中的楚翘。贺力也想围在她身边和那些男孩一样侃侃而谈,却总是莫名的笨拙木讷最后沉默。

于是,邢蕾对着贺力温柔的笑,在笑容里渐行渐远。虽然经常因为无法走近邢蕾而苦恼,三年的时间就在贺力远距离的念念不忘和积极关注中飞逝。第一年,邢蕾是新生代表,在全校的欢迎会上发言,演唱了一首好听的外文歌曲。第二年,邢蕾作为代表欢迎新生,主持了大型联谊活动,表演了诗朗诵。第三年,邢蕾喜欢上了画画,总和高年级的艺考生们混在一起。。。胡思乱想间,贺力突然意识到邢蕾的家不是这个方向,她平时根本不坐这路公交车。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不回家要去哪儿,干什么去?好奇心陡起,贺力决定不引起邢蕾的注意默默地观察一番。

想到这,贺力下意识地与邢蕾拉开了距离,往人群里钻了钻,在退后的那一瞬间不可思议地闻到了酒香。贺力很惊讶,又仔细嗅嗅,没错,邢蕾满身酒气。因为有人群遮挡,贺力只看到邢蕾的侧脸,她单手拉着车吊环,微闭着眼睛,小脸红扑扑地,光影移动,眼睫毛投印在脸上和着脸上的绒毛一起微颤,好像一只熟透了水蜜桃。

贺力讲到这段的时候,表情实在搞笑,我没忍住,笑了起来!

“快擦擦你的口水吧!”贺力有些尴尬,微囧“我当时真的觉得邢蕾的脸很像一只很大、很漂亮、很好吃的水蜜桃,想让人咬上一口。”

“那你咬没咬上?”我打趣他,“哎呀妈呀,吐我一身,后来。。。。”“啊!”“是啊,真的,你听我慢慢说!”贺力一脸的无奈。

“公交车开到了终点,中央广场。司机大声喊着,终点站到了,不许坐回头车,全部下车,下车!看着邢蕾松开车把手摇摇晃晃、迷迷瞪瞪地步伐,我完全放松了,这丫头根本就注意不到谁是谁了,于是,我开始明目张胆地跟在邢蕾的身后。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喝酒呢?这是要去哪儿?我一边跟着她一边想。很快,我就明白了。邢蕾根本就是没有任何目的地的在游荡啊!过马路,过马路,再过马路,我去,转圈呢嘛!三圈下来,我忍不了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抓起邢蕾的手直接转弯一路小跑着带她进了中央广场。”

“啊,邢蕾也和你不熟,跟你走吗?”我又好奇了。“怎么不熟了,我们好歹也是三年同学不是陌生人啊!”“喔,那到也是!”

“可是,你突然抓她手,她没害怕吗?”“怎么没有,也吓了一跳,但是还认得我,发现是我可大嗓门地喊我名字,贺~力~”“你幸福吧?”“我都蒙了,使劲跑来着。。。”

“若是一直抓着她的手,就这么一直跑下去,我也是幸福的吧。。。”贺力突然很正经地说了这一句,见我无语,他又接着说下去。

“我们就在广场中央的草地边上的石头牙子上坐了下来,路灯底下。松开邢蕾的手后,我因为太紧张,不敢看她。只好一边喘气一边抬头看路灯,实在太晃了就扭身看天上的月亮。忽然间,觉得后背上一热,再回头一看——邢蕾,,,她,,,吐-了-!!!”

“你知道吗?上一秒紧张,下一秒惊呆。我就那么一动不动的任邢蕾在我后背上吐。。。天上的月亮真的很亮啊!”

我用表情表示很佩服!

“呕吐物开始是热的,风一吹很快就凉了,衣服薄就那么紧贴在皮肤上。邢蕾吐完之后,人变得清醒起来。可我还是不好意思回头看她,因为很快的我听见了哭声。哭声越来越大。引起了周围很多人的注意。刚刚镇定下来的我又慌了,连忙转过身想安慰邢蕾。

猝不及防吧,我一转身,邢蕾竟然一下子扑倒在我的臂弯里。哭声小了变成了抽泣,我只感觉到自己的胳膊和前胸的某个部分开始成片变得热而湿粘粘(鼻涕和着眼泪)。。。我不再望着天上的月亮,只是看着近在咫尺的垃圾桶叹气。”

哇!我用语气词表示同情,继续听贺力说。

吐完也哭够了的邢蕾终于变回了正常人。“还好,我碰见了你!今天真的太难过了!”邢蕾的这句开场白让满身垃圾浑身冰凉的贺力又变得热血起来。

“杜若,你知道吗?邢蕾后来和我说了很多很多话,讲了很多她自己家的事情,当然我也分享了自己的绝密。我重来没有想到那个阳光灿烂总是给人光和热的女孩竟然有着如此不幸的生活环境。看着她瘦瘦的小身板,真不知道她是哪里来的力量让她应对那些即使现在已经成年的我都头疼的事。”

“她到底什么事?你又有什么绝密情况?”我不禁好奇,“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一晚的相处、畅谈,让我觉得自己和邢蕾的关系突飞猛进。我当时的心情有多激动,你知道吗?送邢蕾回家后,我几乎没睡,杜若,你关注一下这里,这里是重点!”贺力愤愤不平地说。“我想好了,第二天一上学我就去找邢蕾表白。”

webwxgetmsgimg (1)

好吧,这个奇葩,我不追问,我可以脑补,相信读者也可以,你继续说吧!

“那个晚上,我太兴奋了!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全是邢蕾,想着刚刚我们彼此掏心窝子说的知心话。看着那件被洗了的外套,回味着她贴在我后背的温暖,扑在我臂弯里的温度。。。心里满满地都是幸福!第二天,我本来是想接她上学的,结果没起来,早上那会儿竟然睡着了!”这孩子是真的兴奋啊!我感叹!“后来呢?该说表白那段了!”

贺力说,重头戏来了——

在上学的路上,我反复地背了好几遍。见到邢蕾后,先说:你过来一下!然后,我们一前一后走到走廊的尽头。邢蕾在我对面,我后背靠着墙,单脚脚尖翘起蹬着墙,书包单肩背,然后一甩头,只说一句:我们在一起吧!邢蕾微笑着点头,然后——我俩深情对望,一起默默地微笑。。。怎么样?很帅气吧!

“嗯,很有画面感,你继续!”

远远地看见了教学楼,我的心跳开始加快。开始上楼梯了,心跳的更快了。呀!我和她之间都有心灵感应了吗?!只见邢蕾正从楼梯上走下来,我上她下,迎面走过来了!

太幸福了,“邢蕾。。。”我兴奋的扬手,话还没有说完,,,注意,,,话还没有说完!邢蕾看了我一眼,默然地从我身边走过去了,,,走过去了!!!

我停在那里,冲着背影又喊:“邢蕾——”,明明听见了却没有回应,邢蕾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而我的眼前,不断放大的,是刚才她那默然没有表情的脸。

我一个晚上的兴奋和期待在这一刻冻结、无处消化!

沉默了一会儿,“后来呢?”我问。

“后来?就没有什么后来了。我们只是彼此喊个名字的同学。”贺力丧气地垂下头。“后来试过和她聊聊吗?”“试过,一看见她默然的脸,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想了想说:“这不是你的错!她如果没有失忆的话,就是无法面对如同她自己的你!”

“不可以信任我吗?”贺力不甘心地问。

“已经信任了你,只是不可以依靠你。”不知不觉,我的语气也带上了无奈,邢蕾,当年那个小女孩儿该是多么的少年老成啊!

“为什么不可以依靠我呢?”贺力继续挣扎。

“你觉得呢?”我反问,贺力沉默。过了一会儿他说:

中央广场上每隔10米就有一个垃圾桶,那天晚上,我是唯一有温度的那一个。

 

 

【撰文:杜若】

- 2015.10.30

杜若

关于杜若

自由撰稿人,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追求用最简单的语言分享心理学知识。让文字为心灵加油,用阅读来疗愈。让自己读懂自己,摆脱情绪困扰,维护身心健康。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垃圾桶的爱情有4条评论

  1. 匿名说:

    想想,我也有曾有那么一次不知道为什么会和一个象贺力那样的人说了很多,后来越想越后悔,后悔到不愿意见到那个人,很瞧不起当时软弱的自己。

  2. 匿名说:

    写得真好

  3. 匿名说:

    生活中也会碰到这样的事,既然当了别人的垃圾桶,就要明白垃圾桶的作用,守好垃圾桶的本分。太多期待只能换来失望、失望、失望,这个失望不是别人造成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